• 2010年05月29日

    又是工作 - [生活]

    1、
     
    其实之前我有去面试,虽然在群里说过了,但算算这大概只是我的第三次正式面试?还是应该纪念一下。
    来得很突然,妈说他们分院在招人,她问我愿不愿意把简历给人家,去试试看,尽管人家招的好像是前台,不过毕竟是大单位,待遇会比现在好很多,工作又轻松,离家还只有两站地(虽然这两站地就跨区了诶……)。
    所以你们能想到我有多心动,而且不就是去面试吗,我现在的工作又丢不了,就更没有“如果失败就会……”的压力,干吗不去。
    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接到面试的电话让我颇意外,幸运的是那天穿的还算清爽整齐,而且下午有外出的机会,请对方把时间从13:30改成16:00后,担心了一天,还是挺怕会错过的,会显得太不礼貌。
    结果15:40就到公司门口了,太早了也不好,用10分钟打了好多电话把工作都处理清楚,15:50跨进了大门。
    会笔试有点意外,因为是妈介绍的,我以为也就是来聊聊。不过看到试卷后就安心了些,人家当然知道你是来干吗的,还真以为会考你英语翻译和CAD画图啊。
    都是人力资源,人际关系等比较虚的问题,如果时间充裕,我觉得我会蛮擅长……在前台叮嘱“20分钟做完”以前。于是开始奋笔疾书,不能像在电脑上一样任意删改了,但时间又紧迫,容不得草稿,只好放弃一切委婉的修辞,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反正这种题又没有打分可言。但我好像还是写了半个小时?好在前一个面试者还没谈完,还让我稍微等了一下。
    然后就开始面试了,无例外地先聊起我妈,扯扯家常。面试官很年轻,是让人感觉很好的女性,我想起公司的主任在对待面试者时也是这样很亲切的态度,突然有点想笑出来。那基本就算是“熟人”了就更好说话,她干脆把我简历推到一边,笑着说我们就聊聊天吧。
    不愧是行政主管,说话婉转但一针见血。
    “你干吗不干本行呢?多可惜啊。我觉得你的性格,更适合踏踏实实做设计。”
    “单就你这份简历来看,没有任何亮点,如果你想换完全不同的工作,基本上很难有公司会接受,除非是有很硬的关系。”
    “你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你还是好好规划下未来吧。”
    等等等等。
    面试结束后整个人轻松了下来,不用等什么消息了,对话中就知道这里没有适合我的工作。他们不过是想招前台和出纳而已,我妈根本没问清楚,只觉得是个好工作。主管觉得前台是委屈我,我对她推荐的出纳又实在不想干。但出于礼貌,还是答应再修改一份简历发给她,毕竟她手上那份是我4年前存在我妈那里的。
     
    于是晚上开始改简历,从以前就特别讨厌写简历,毕竟完全没有任何值得突出的地方,应该突出的地方像专业知识之类的,又帮不到我找到想要的工作。就非常为难。
    真是彻头彻尾地大删改了一番,把“熟练使用AutoCAD”勉强地改成了“一般使用”,其实自己也明白,现在连一般都算不上了,我上学的时候,老师连“天正”都不教,还是毕设时自己摸索的。
    不满一张A4页面,我足足改了一个小时,在发邮件时的措辞又磨蹭了半个小时,等到一切弄完都已经凌晨了,简直比面试本身还要累。
     
    2、
     
    算是我助理的实习生辞职不干了,说准备考研。虽然走就走了,但实话说她确实帮了我做了不少繁琐的工作,与网站有关的事情也带着她,确实是想把她培养起来,突然这么一走还真有点shock。
    其实不过就是更新网站,改改模板那些事儿,用她这个学数据库的大学生可能是有点多余。但实际上,也根本招不到别人了。
    一个专业学计算机的人不可能来我们部门,而我们部门需要的营销专业的人又几乎不可能懂网络。是我的错觉么?总觉得现在的孩子连blog是什么都不知道,即使再方便的后台大概一进去也会犯晕,所以做网站的公司才会在合同里特意强调有“后台培训”的服务,并且千万次地叮嘱“只要会操作word就会更新”吧。
    对我来说那么复杂的CMS都硬着头皮学习,然后教给她了(当然她也教了我一些),现在一想到要再招一个人,重新教他,就觉得厌烦无比。
    好不容易分摊出去的工作,还是转了回来,所以我才不喜欢带新人,而且也越来越懒得教新人东西了——反正他没过多久就会辞职。
    啊~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3、
     
    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老板越来越忙,慢慢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与老板的关系越来越远,有种工作衔接不上的感觉。
    以前公司小,事儿少,凡事他都躬亲,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只能他一人做主。尽管我很厌烦那样的没有效率,但毕竟也都习惯了,如果不像他汇报下,就进行不了下一步工作。
    但是他越来越少出现在公司,所以一出现势必有一群人蜂拥上去挤满他的时间,而我自己也跑来跑去,没办法在他门口蹲点,就越来越进行不下去。
    然后现在就很困惑。
    比如公司的网站要重做,最终要在两家里面敲定,我左右为难,就制作了一张对比表想让老板拍板,毕竟他一决定就要签合同付款了。
    把纸递给他后,他只匆匆浏览了一下,就转向了我。
    “你觉得哪家好?”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选,才这么列出来的啊。”
    “可是跟他们谈的是你,你让我选我怎么知道。”
    “就是说我跟XXX决定就可以了是吗?”
    他转而盯着那张纸看了起来。
    “你这里的倾向不是挺明显了么。”
    “嗯……因为那家公司老给我打电话,自然信息就多一点。”
    “那就这样吧,你们再看看,就决定了。”
     
    因为我已经太过习惯他主掌大权了,习惯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他定夺了,就完全搞不清楚哪些事情是我跟部门经理就可以做主,或者我自己就可以拍板的。员工没经过他的同意就随便定下来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但老板不是爱生气的人,就只是笑着警告了一下。所以什么事情该直接请示他,什么事情跟周围人商定就可以,完全摸不着度。
    即使去请示两个副总,得到的答案也只会是“你去跟老板商量下。”而如果我去问老板了,他就会说“你去给副总看看。”我想,就是他们自己,大概也在急速膨胀的公司里,找不到度了吧。
     
    4、
     
    我干吗不干本行,这是无数人问过的问题,我记得自己解答过,但没有人会记得是当然。
    大学时上过的一个不记得是什么的选修课,主讲老师在全校似乎也是个麻烦人物,比如其实又没什么头衔,却敢直接跟院长叫板之类的事迹。
    在我们又一次昏昏欲睡时,他讲了这么一番话,就是他的这一番话,让这个除了平头就没有其他印象的中年男人,成了我人生全部的借口。
    “就像狡兔三窟,我认为,你在大学所学的专业,就是你的最后一个窟。那是你能够生存的砝码,而不是生活。”
    不记得是不是这番话,让我从“学一行,干一行”的上进青年,变成了寻找另外两窟却根本不狡猾的兔子。
     
    但直到本周四,我再次仔细回味这番话,发现我已经失去所谓的砝码了。
    带着工程师去一家大设计院,听对方的工程师讲解我所学专业的图纸里的问题。我坐在旁边默默听着,翻江倒海。很多地方我很清楚自己学过,但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想不起来了。
    工程本来就是细致繁琐的东西,看随便一本就能砸死人的规范就知道了,不过是在大学里学过,都没有实际应用过的我,在经过了4年的空白后,还怎么可能回得去?那些劝我回去的人,除了看在钱和职称的份上,是多没认知让我回去的?
    我回不去了,这次我是真真正正地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明明是个怕麻烦到死的人,却一再把自己逼到最麻烦的道路上。花了两年的时间修正了一个“错误”,此后的一生的tag却都变成了“麻烦”。
    可是没办法啊,只能继续下去啊。
    我这人玩RPG也一直是不得要领的,经常是玩了几章后砍掉重来,才比较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人生不能重来,所以确确实实的是浪费掉了,比其他人起点都低了。那么就只能继续下去了,我想用更多的工作把大学的经历掩埋掉,绝不是有多讨厌,只是它对我今后的人生已经没有用了,为了能满满填满的A4纸张,要在麻烦的路上继续下去了。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