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06月26日

    Neverland

    那一年,我认识了两个传奇。
    他们领域不同,各自为王。有幸共同出演一支MV,白光落下,他教他打球,他教他跳舞。
    随着其中一个传奇的功成身退,我再不看NBA。
    而另一个从来没有远离过,所有沸沸扬扬的传言和官司,即使远离了音乐,他也依然是他,身后堆着他的音乐。

    我一直觉得他会早死,只是太措手不及。
    “如果哪天我有钱了,如果哪天有机会了,我一定要去看他的现场。”在我慢悠悠成长的时候,空降人生最大的遗憾。
    我不是没想过别人死的时候会怎样,等我上了年纪,突然有天电视里播出XX不治身亡的新闻,孩子摸摸我的头,问“妈妈怎么哭了?”然后我笑着拥抱他,这是我仅有的想象力。
    所以一切都太突然了,早上开饭否就觉得不对劲,一进126邮箱就看到醒目的标题,跑去打了个电话,再去卫生间让脸色冷静下来,就出门办事去了。车里的广播不可避免地撞上怀念专题,幸好开车的同事比较熟,稍微松懈地哭了出来。
    虽然多少还没搞明白自己的心情。

    我听过他所有的歌,看过他所有的MV,明明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人为什么说没就没了,为什么今天是周五,我该不该难过,我能不能用因为他死了所以我不想工作当请假理由,到底能不能哭出来,一想起就鼻酸,但好像其实又可以不想起,应该表现的高兴吗毕竟日子还是要过,毕竟自己的心情没必要强加给别人,脑子很乱全都是些有的没的。
    至此,可能这些话都可以不写,人都没了,大部分人更愿意用两个字表达心情。但我不行,如果不记下来我一定会忘记,我一定会在很多很多年后懊悔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觉得天塌了,有没有控制不住,有没有好难过好难过。

    张雨生走了以后,我再也听不得任何一个版本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因为觉得有些东西是只属于个人的,任何尊敬也是亵渎。
    可现在他走了,我连看见舞台都觉得难过,那是属于他的舞台,最应该站在舞台上的人不在了,你们到底在唱些什么。
    太可怕了,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不得不一遍遍面临这种事情。


    成长为可靠的,任何事都不为所动的大人,坚强,值得信赖,抛弃过去直面未来。
    本来是憧憬的目标,却突然觉得没有人性。
    也许他从来都不是你的软肋,只是我自己误解了。因此产生的失落和生气都变得可笑起来,连难过都没了方向。
    那是值得难过的事情吧,那我到底该为谁难过呢。
    我觉得自己最爱的是你,但是现在,我更想看看你的底线。
    也许我只是气不过,你反过来安慰我别难过,这让我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背叛,变得冷酷起来。


    至此,2009年6月26日,某一段青春,所有好与不好的回忆,再也不见。

    分享到:

    评论

  • 拍拍,小海节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