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01月01日

    我的她。我的他。 - [生活]

    先引用一段2005年6月在论坛发的帖子。

    『我们相识了13年,我爱了她10年。
    是我心甘情愿蹲下来说终于说出“对不起”的女孩,是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她哄开心的女孩,是我把心清空才能看她跟喜欢的男生交往的女孩,是我愿意把整个世界的阳光带给她的女孩。

    虽然偶尔会有电话和短信,也再也没见过面。而且她开口就提现在的老公怎么样,我无法不心疼。
    前阵子坐车碰到了,不变的发型,一连冷漠的表情看着窗外,眉眼变得很成熟。我没敢叫她名字。居然同一站下车,静静地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看着车来的方向。
    回忆铺天盖地的砸下来,是谁每天晚上送她回家的?是谁每天都在学校搂着她肩膀的?是谁不理会她就发脾气的?是谁用滴血的心看着她与男生交往的?那个人,现在仿佛距离你很近。

    如果有人注意到我以前的签名,是的,就是她。
    我直到现在都在爱她。』

    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签名是什么了呀(笑)(这时候该用笑吗)。

    以下这段是看完《Last Friends》后写的,因为实在不像完结纪念,也实在不好意思发出来。

    『元气?

    你知道吗?我最近看了一部日剧叫《Last Friends》,然后开始不停地想你。
    想你,想你的家,想每天放学送你回家,周末一起打闹的日子。

    推开你的房门是两张床,相隔不过半米,一张是你的,一张是流水的保姆的。

    我记得一些琐碎的事情。厕所里高高挂起的毛巾,嚼不动只能硬吞的馒头,满地跑的小鸡,很吵的鱼缸和鸽子,当然印象最深的,是下午4点你爷爷房门口折射出的“彩虹”。

    我只是喜欢你啊,从来没想要更多。

    所以看瑠可亲吻熟睡的美知留时会涌上那么巨大的心酸,明明是自己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只是看到别人敢于去做,就觉得很难过。只是喜欢你不可以吗?我只是想像以前那样,从背后搂着你的腰,轻轻把下巴放在你肩膀上。偶尔故意把头压向脖颈,就会听到你嗔怪地说“我不长个儿都是你害的!”没关系啊,我喜欢娇小的你。

    所以当看到男友在公园长椅上向你索吻,而你虽然稍有抗拒却并未回避的时候,那站在一旁的我,局促地不知干什么好。
    那么深刻地觉得,你是遥不可及的,普通的女孩子。

    所以,我真的不是没想过实际的问题。
    但我做不到瑠可那样不顾一切,我嫉妒她居然能够不顾一切,可我又根本没有嫉妒的资格,因为我当然不是性同一性障碍。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想你需要我,每天能看只属于我的笑容就很开心。接吻,做爱,我根本就没想过,也根本做不到。

    看完这剧后我才明白,起码现阶段或者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自己,无法跟男人或女人谈恋爱。因为我哪个也不是真正的爱,哪个,我都没办法尽力去爱。
    这是我不能回避的自私与软弱,我根本撑不起来爱,所以拼命地喜欢,也只是把自己逼得更加难过。

    我真的渴望知道美知留的想法,她最终接纳瑠可,仅仅是作为Last Friend么?真的不会有接纳瑠可本人的可能么?你明白的,你明白我急切想知道这个答案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确实是在求个奢望。』

    还有下面这篇,当初是隐藏的,后来解禁了也没有告诉别人,大概只给一个人看过?
    http://www.blogbus.com/ntwh-logs/24631071.html

    再早的话,很久以前以她为原型写过一篇小说,不过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只记得标题还是模仿村上春树的,反正不管从过去到现在,她一直都是唯一的百分之百的女生。

    之所以全都发出来,是因为我给她打电话了,新年快乐并约定春节前见一面的电话。
    于是我决定把我们的事情好好整理一下,为了我们的未来。

    都不记得多少年没听过她的声音了。
    我们是小学和初中的同班同学,高中她考上了另一所学校,也渐渐断了联系,她既不知道我大学的专业,我也不知道她高考的志愿。已经忘了是因为我忘了,还是都没提起过。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吧?互换过手机号码后,人就离得更远了。她每年生日我仍然会记得,但不再说生日快乐,我们之间全部的联系仅有每年元旦或春节的短信,她还是群发。
    但那没关系,起码她始终记得我,起码我们的关系,始终是特别的,对吧?

    事情起因是1月1日零点刚过的一条短信,我已经睡下了,于是决定白天起来打个电话,打一个久违的电话。

    我不想说“你看有些朋友就是这样……”可事实就是,接通时是嘟嘟声而非彩铃就让我很开心,接通后又是元气满点充满惊讶的声音。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会有距离,只是那完全不妨碍自然的氛围和开心的大笑。时间不会回到过去,我只是真的能确定,我们仍然拥有彼此。

    3分多钟聊了近况,聊她的家离我的公司蛮近,聊她今年终于要结婚,聊她跟朋友开着一家很闲的宠物店。
    心情大好,完全想不起那些酸楚矫情的文字,我们只是多年不见的好友。
    以前短信承诺过要去找她,我想今年终于能实现。

    谈话最后她突然提起一个同学,当初我们都有点不太喜欢的女生,说她们最近联系上了,可以一起聚聚。我突然有点小尴尬,因为我完全不想见其他人的,然后又转念一想,那我也拉一个男生去好了,正好也很久没联系了,反正大家都是同学。

    挂了电话后就开始琢磨,我有勇气给她打电话了,这真的不算什么了,虽然心跳还是会加速。
    工作后就被很多人说“你变了”,而我每次都会反驳回去,因为我开始不懂什么叫改变,觉得如果是改变,那早就已经发生了。
    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从2008年2月19日那天起,我学会了“做了再后悔”而不是“不做后后悔”,或者说,其实做了和不做之后都可能会后悔,但我已经学着去做了。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风息有句话让我印象一直很深刻,很适合放在这里:
    “年纪越长,越不再需要下定什么决心才能打算去做什么事情。
    迟疑都懒得了,因为是这样的人,所以只可能这样做。”

    我现在就开始想我们见面时要聊些什么好呢,网络上当然都是志同道合才成为朋友,而现实中,我最好的朋友都跟我完全不同的类型,他们甚至都不看漫画。这也许能充分说明,谈恋爱甚至结婚的两个人,并不需要有相同的爱好哦。

    我想跟你说一些以前从来没告诉过别人的事情,但我以前隐瞒你的事情,我仍然会隐瞒下去。
    那么不管怎样,翘首期盼我们见面的那天。

    ------------------------------------------------------------

    我的他。

    我们明明去年11月底才见面的,你却比那时胖了20斤,不要总让我减肥啦。
    穿着粉色衬衫超诡异的,不过买不到合适的尺码也没办法。
    我开始相信磨难不会改变人的本性,你曾经在生命里刻下的信仰,以及自信满满的态度真是从未改变过。自顾自地长篇大论军事政治,我完全听不进去,但是看着你停不下来就想笑。
    希望有朝一日能了解你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我大概会不忍听,但又止不住好奇。
    看你像个孩子一样像我展示山寨机里的视频和照片,就好像我很多年前邀请朋友来家里,不知所措只能把硬盘里的东西都翻给她看一样,你是真的觉得手机新鲜?还是多少有点紧张?
    回来开心吗?大家都很开心你的回来,并且用和以前一样的态度对待你,这是我最开心的。
    离别时有点匆促连再见都没说,不过我已经放心了,你明白自己的状况就好,我们有一生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今后的路还长着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