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12月04日

    少女小心心 - [漫画/动画]

    不较劲了,既然以后都是抽空更新,那就有点就贴吧。
    然后又觉得当初为了方便而细化的分类,现在反而成了累赘,我已经没有大块大块看某个分类的时间了。

    [麻生美琴]天然美少女 [10end]
    [麻生みこと]天然素材でいこう。
    (封面都不好看,本身又不是要做推荐的,算了……)

    初中买到32K盗版的时候,我以为是全一册的漫画,虽然印刷和装订都很差,也依然看过很多遍,不能排除那时候我能接触的漫画很少,但更多的是喜欢。
    几年前才知道一共有10本,那时刚接触正版漫画完全不懂怎么划算,所以大概挺亏的败了一套回来。话说如果知道有扫描版就不会买了,那就一定不会有后来的感动和今天的更新。
    (顺便说96年的漫画,为什么今年又出了……完全版?封面有重绘TOT想看新内容TOT)

    所以我现在会觉得买的很值得,毕竟就算多了当年那笔钱现在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而且我这个人记性很差,看过的东西经常不记得,就跟九把刀的书我也差不多都看了两遍甚至三遍一个道理,反正总能享受到乐趣。
    爱不释手,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境界,能反反复复被同样的剧情刺中,或在不同的地方感怀,就因为我只记得里面的人物却完全不记得他们做过什么,才能这样一遍又一遍的爱上他们。
    在心里嗷嗷叫“少女漫太好看了!怎么会有这么治愈的人!高雄是大笨蛋!”少女情怀泛滥得一塌糊涂。

    我一向不认为不谈恋爱的人就是不幸福的,却不自觉地把这作为判断他人是否幸福的依据。
    所以二美很充实,但是二美不幸福。什么狗屁标准。

    到自恋先生出现后,剧情就更加好玩起来。人物设定实在是麻生强大的地方。或者说,是让人尖叫的少女漫强大的地方。
    于是后面的剧情我总是不太记得,一路就跟着人物跑来跑去,被拉扯着感情。

    “我需要的人,也同样地需要我,这是何等幸福的事。”BY 北大路理理子。
    比起喜欢或爱,我一直更在乎是否需要。但是很多时候,又觉得是逼自己特意这么想的。

    我能给神样少年高雄的定义只有“笨蛋”,尤其在看过结局后,再看到那些傻瓜情侣的剧情就更加承受不起,你凭什么,你怎么能够。
    “我喜欢你,胜过认识的所有人。……即使你老了,或者是个孩子,甚至是个男人,我都还会一样喜欢你。”
    混蛋,如此俗套的话我连一点吐槽的力气都没有。可以用崩溃吗?读者比角色更快断线,不用崩溃用什么。
    高雄你果然是神,真没人性。

    少女心是非常微妙有趣的,相同的一句话在不同位置出现,所能引起的巨大效果是不可估量的。麻生深谙此道。
    即使是两个无论如何也不该在一起的人,只要作者愿意,仍然可以找出千百种理由让他们厮守,只是麻生不愿意。
    我讨厌看到这样的结局,我希望他们分手,但我讨厌看他们无所谓,讨厌他们彼此还是最爱对方。如果知道两年前的约定竟会以这种方式达成……我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好,满脑子都是“转身离开,有话说不出来……”

    人都说好的恋爱会给人改变,那么二美和高雄这两年又算什么?
    依然我行我素的二美,最后被判定是不应该受束缚的人,她是强大到可以自我生长的女人吗。如果她是,也是因为你在看着她啊。
    爬回记忆里的高雄,花丛中哭泣的少女简直是梦魇,你才是被束缚的人,一双手牵了就是一生。

    其实我总是介意二美应该跟自恋先生在一起,但直到自恋先生说“我们彼此互相讨厌,所以二美你最需要的是我这样的人”时,我才终于反应过来。
    干吗非要在一起,他们的关系难道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遗憾的是几年后的众生相,并没有自恋先生的出场,想来是麻生也想不出能给这人怎样一个未来?

    说起来二美的哥哥也没有出现了,只借别人之口交待了后事(啥)。这部漫画里单纯就人物喜好来讲最喜欢的一郎……并不是因为他戴眼镜哦!只是又温柔又努力长相普普的好人恰巧戴了眼镜嘛TvT!
    于是很奇妙的可以清楚划分好感度的漫画:二美(其实这人是排除在榜单以外的存在)>一郎>自恋先生>三千院>理理子>美晴>千津>高雄,配角的百合姐和真弓等就不计入了。

    没状态,这次就写这样了,其实很想好好心疼一番三千院和理理子的,以后再重看时再说。

    总结来说就是,“天然少年”堂本王海,“天然少女”龟冈二美,这两个人的性格,在我个人成长的道路上,留下了多么重要的印记。

    分享到:

    评论

  • 对啊所以我才说,我总是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只是每次都想着前面很有趣,然后看着看着就好想打作者!
    上次重温时本来想截张二美的表情做头像,后来觉得自己实在撑不起那份凛然,作罢。
  • 这部漫画我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画的不好,可是故事和人物很有趣,很真实,很吸引我,所以我看下去了,然后我觉得我很喜欢,可是可是最后面两本,我现在想起来了,只记得我当时觉得作者扭曲了,我不知道作者想表达什么,我不知道那样的结局有什么意义,我只记得我当时觉得被耍弄了,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不可能是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就像我当年看水果篮子和三叶草的时候。
    后来我决定忘记那个结局,忘记这个故事,可是我却存下了几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