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11月28日

    《永远的仔》完结纪念 - [日剧]


    (如果能把那张超大的看板摆在家里,估计几天就会发疯,抓拍得太好了。)
     
    劇 名:永遠の仔
    電視台:讀賣電視YTV
    首 播:2000-04-10
    週 期:週一(月)
    回 數:12
    脚 本:中島丈博
    原 作:天童荒太
    配 樂:半野喜弘
    製作人:今村紀彥,過井孝夫,
    導 演:鶴橋康夫,花堂純次,白川士
    片尾曲:イクシード「I will...」
    演 員:
    有澤梁平/椎名桔平 長瀨笙一郎/渡部篤郎 久阪優希/中谷美紀 早川奈緒子/石田ゆり子(石田百合子) 土居醫師/森本レオ 久阪雄作/古尾谷雅人 真木廣美/黒谷 友香(黑谷 友香)  勝地 涼  (6,9,10)  伊島宗介/塩見 三省  鷲尾 真知子  片桐 はいり  (6,9,10) ジラフ/浅利 陽介(淺利 陽介) ルフィン/邑野未亞 モウル/勝地涼  井澤 健 客串 (6)  渡辺 哲(渡邊 哲) 客串 (10)
    得獎記錄:
    「第25 回 アカデミー賞=日劇學院賞 2000-06-21 」 最佳配樂:半野喜弘

    这篇纪念有多难写,因为太难写而忍不住去找些别人的剧评后,就更觉得无话可说了。
    拖这么久剧情都记混了,只能写哪儿是哪儿了(剧情攻略不愧是最简单的一种写法)。

    4年前云中有人写过书评,4年后我仍然没能读到原作。去网上转了转,哪里都缺货,心里突然就长草了。
    4年前我还不看日剧,4年后这阵容就high到跳脚了。在此再次感谢卜的补完。


    17年前同住一家儿童精神病院的三个孩子,在一次“事故”后分别。17年后“所有偶然都是必然”,他们终于能再次面对面。

    “你们有没有想过更激动人心的重逢,比如‘哇’的一声抱在一起?”
    他们当然没想过,一个每天远眺你上班的身影,一个经常打无声电话给你。
    只是这久违的拥抱,实在等的太苦太苦。

    身为警察的梁平对于儿童受虐案件有近乎狂暴的处理手段,同样狂暴的,还有他对待同居的女人奈绪子的态度。
    身为律师的笙一郎年轻有为,却在面对痴呆的母亲时无奈软弱,同样软弱的,还有他对待应召女郎的态度。
    身为护士的优希在面对母亲时会局促约束,只能靠拼命加班来派遣不安,同样不安的,还有她对待自己的态度。

    “我们三个人,谁成为罪犯都不奇怪。”
    在酒吧里笙一郎喃喃的一句话,拉开了整出悲剧的序幕。
    如果说重逢是必然,又是否真的必要?

    18年前的海边,土拨鼠和长颈鹿邂逅了一个想自杀的女孩子,她浑身赤裸被海浪拍击的模样,深深扎进两个少年的心底,他们坚信自己看到了天使,渴求能一起死去。
    后来这女孩子进了他们的医院,那里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并用动物的名字称呼自己。虽然土拨鼠和长颈鹿曾想过叫她海豚,但却从未当面提出过,总觉得只有她,跟其他人不一样。

    河里捞出了一具女尸,是被人先敲击头部再投入河中的。还没人知道,这是连环凶杀案的开始。

    从心底希望某人死掉,和真的付出行动,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那么恨一个人,却在杀他之前突然退缩,如果那样简单就可以夺去一个人的生命,自己的存在是否也不再重要。
    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只因为在恰好的时间出现在了恰好的地点,再加上一点恰好的心情,原来夺去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简单,我本来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了。

    开始是三个人的秘密,由于某种缺口的打开,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
    谎言是不可以的,在所有人都盯着你的时候。
    既然说不出口,便只能互相伤害。

    河里捞出了第二具女尸,连环凶杀案确立。梁平对此缄默不语,而警察的嫌疑对象,竟转到了优希的弟弟聪志的身上。

    而此时的聪志却还在逼问母亲,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进精神病院的,就因为有秘密的存在家里的气氛才这么怪,才不能成为真正的家人。
    人生的苦恼大概无非是无聊的执念,他根本想不到如果知道了姐姐的过去,自己活到这么大的信念可能全部消失,从此就很难以家人相待了。面对宁愿把秘密带入坟墓的人,凭什么还要去折磨。

    执念演变成了绝想不到的毁灭。我愿意告诉你一切。我受够了,让这一切都消失吧。
    一把火就能让过去与未来一并勾销吗?纵然秘密还在。

    狂风暴雨,隐蔽的树洞,适合倾诉的夜晚。
    三个人的过去,终于借由各自的告白完整呈现,远比之前拼凑出来的黑暗,更加遥不可及。
    不举的土拨鼠,满身斑点的长颈鹿,和不停洗澡的优希。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母亲在,我好不容易有勇气开口,她却说我是骗子,以后不许再说那种话。她其实根本不爱我吧?这世界上,没有人真正关心我。但是你们不同,只有我们三个人,是永远永远不会改变的。
    只有你,是我们拼死也会保护的。

    但我从没想过让母亲离开。
    所以聪志的人生又算是什么,一无所知地长大了,心理却早就扭曲。出于爱想了解发生过什么,却又最终而导致灭亡。他不会知道警察在怀疑他什么,反正一切已不再重要。

    震惊的真相在于笙一郎反复说的资格,唯有杀人者才能拥有的,爱人的资格。
    真正拥有资格的到底是谁,时间太久,怨念太深,连自己都搞不清到底做了没有,只能独自悔恨。
    其实一直隐隐盼望着真的是事故,但是事到如今,用那种“幸运”来结束也许更加残酷。
    实在是绝妙讽刺的一着,如果知道真相如此,如果知道杀人者背负了怎样的心声,这17年来到底又算是什么?不惜用生命掩埋的一切,又算是什么?

    梁平实在亏欠了奈绪子太多,不管一开始是出于何种目的在一起的。终于能在养父母面前痛哭流涕,终于能放下暴躁的表情,满心欢喜,他明明就要脱胎换骨。但是等到他从心底接受这个女人的时候,得到的只有令人绝望的冰凉。

    从“长濑君”“笙一郎”再到“土拨鼠”,即使那样温暖的呼唤,也留不住染血的双手。
    优希接受了梁平,这只是两个人的毕业典礼,从此以后各奔东西。
    她终于能表白自己的心情,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这次换我们两个人去寻找幸福,不管身后累累血腥。

    可惜还是太晚了吗。
    如果什么也不发生,不会明白她爱他。但什么都发生了,他却早已失去了继续的资格。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一心求死了。最终能回到希冀一生的怀抱,你就知足了吗?

    梁平说“我们根本就不该分开。”
    永远的孩子,不会有更准确的名字了,从18年前意识到自己的无助开始,他们的时间就静止了。如果再次相遇是为了了断人生,你是会选择隐忍下去,还是不顾一切向前呢?虽然命运,没有给你选择的权利。

    那么到底是谁说这结局光明的,虽然确实很治愈。
    在经历了那么多难以言喻的伤痛后,没有什么比还能认为自己活着是件好事,更治愈的了。


    over了,写得很模糊,但确实是超惨烈的剧情。很糟糕,越长大越想看虐心的东西,好像有多少心结需要跟主角们一起释怀似的。
    没心情去扯批判现实那套,反正这种现实,本来就没人想知道。

    双线剧情真是非常有看点的设计,过去的因,会在17年后长出怎样的果。本来是这般的顺序,却因为两条线相融在一起而有了轮回的意味,能让感情更深的坠落下去,最终达到撕心般的苦痛。

    那么尽管这阵容没话说,也仍然觉得不应该找他们来演……年龄未免差太多了喂!
    中古美纪76年的,椎名桔平64年的,渡部笃郎68年的,你们到底要怎么演同龄人啊!

    海报上还有一个人,石田百合子扮演的奈绪子,能上海报便足以说明她的地位。
    但我不是很喜欢她,不多说了。

    不过要真说起来,虽然是一部足够厚重深沉的戏,却真谈不上有什么喜欢的角色。
    明明不坚强就活不下去,但我却对那种坚强不知道如何认同。
    本来是喜欢优希的,可看到她好不容易像个女人般显露软弱,我反而接受不了了。
    后来是喜欢笙一郎的,可没想到他才是彻头彻尾的软弱,自我厌恶。
    对梁平一直感觉一般。(但是就演员好感度而言,我最喜欢椎名桔平呀!)
    如此想来,这果然是个看剧情的故事,人物塑造方面谈不上有很独特的魅力,只是能区分开来罢了。或者换句话说,只不过都是普通人罢了。

    扮演椎名小时候的浅利阳介,捏>_<

    扮演渡部小时候的胜地凉,捏>_<

    扮演中古小时候的邑野未亚不好看……但是有全裸入境……而且我本来还说不认识她,一查才发现她在《西洋骨董洋果子店》里演千影的女儿!完全没印象!

    原作天童荒太,原来堤幸彦导演的《绷带俱乐部》也是他的作品,当时觉得很一般,但看过本剧后,突然能明白他对绷带的执念了。
    (怎样,他看到绫波时一定觉得特治愈吧……)

    分享到:

    评论

  • ……你这话我该怎么理解……我一直追求的就是“你看过日剧以后,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的境界啊OTL
    淘宝上有卖的,姐姐去买呀。
  • 这部我心中的神作我一直没看,因为没买到碟- -哭泣!小海你的评论写得太好了!我看半天也没明白剧情!你人太厚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