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8月27日

    没想好题目,想起来再改 - [扯淡]

    1.真是不想再看见同一个送货员了,难道他们都不知道什么叫“一期一会”吗!

    2.穿裙子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比如以前我可以从高台上直接跳到下面的站台,现在就不好意思了,要找个低点的地方……再跳下去。

    穿裙子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比如以前等车的时候我可以把腿抬起来,脚踩到台子上,现在就不好意思了……话说我真的干过把脚踩到台子上这么二的动作么!那这股内心的冲动是什么啊!一定只是因为做不到才想做的吧TvT

    3.外国人睡觉盖什么呢?只有中国人才有这么麻烦的缝被子女红么……太麻烦了!快找个老婆给我缝被子!

    4.伤害就像痘痕,会减淡,但不消失。

    5.突然想起了高中的同学,这都得过去九年了吧。

    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我一直很讨厌她。或者不该说我,是周围没有人喜欢她,说不好为什么。
    浓眉大眼不算难看,一般身材,体毛很重,头发很短。好像就是这个样子,外形上倒没什么特别好挑的地方,但就是让人不舒服。
    不喜欢她说话的神态,不喜欢她像含着热茄子一样的吐字,尤其不喜欢在她发觉我们讨厌她时做作的样子。
    只不过我可能没表现的那么明显?反正有一阵她是非要跟我一路回家的,晚上也会打电话给我,只是后来我妈都烦了,每次都帮我用“吃饭快吃饭!”“她去找同学玩了”来打发她。
    然后渐渐就疏远了,奇怪的是我只记得自己因为高三分班和以前的同学都分开了,却完全不记得她后来怎样了,似乎从我们开始陌生的那刻起,她就已经不在我记忆里了。转学应该是不可能的,还是说我已经连转学都不记得了?

    所以我其实想说的是,这也算欺负么?
    每次看到隔海那块岛国发生的事情,欺负都不算少见的题材,这么些年来也一直都觉得跟自己无关,一直坚信这16年的读书生涯从来没见过身边孤立过哪个同学。明明我是那么坚信,直到突然想起她。
    尽管我们只是轻视她,连过激言论都不曾有,但相信那些年她应该不好受,在人生只有一次的如花青春里,她确实受到了我们的排挤。

    于是好像就突然明白了,原来欺负人的人,最后真的会忘记。
    因为不觉得那就是欺负了,只是那么讨厌一个人,就连她的存在都不愿去考虑,甚至几乎从记忆里抹去。
    也不觉得现在就该道歉,毕竟也没真的发生什么。

    不过还是写出来吧,也许再过几年看到这些话,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触。

    6.找电影海报时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天安門、恋人たち(原名「頤和園 (いわえん)」)
    http://www.imageforum.co.jp/tenanmon/
     

    06年的片子,要不是7月底日本公映我还不知道呢。国内被禁是当然的,但我实在不愿看到如此敏感的题材先在国外放映。
    郝蕾和郭晓冬都算我蛮喜欢的国内演员,导演娄烨虽然没看过作品,名字倒也耳熟能详。他之前就已经拍过国内被禁的影片了,而这部电影更因为违规参加了戛纳影展,而被处以禁止拍片五年的惩罚。(时至今日已经不明白这惩罚何用了,他今年还不是要拍新片。)
    我便实在不能理解他的动机何在了,只是为了某种信念想拍就拍吗?是不是也想着未来某一天,国内会打出“被封禁若干年终于得见天日的震撼性作品”并推出珍藏版DVD吗?他到底是不知变通还是缺乏理解。

    官网有预告,还挺厚道的,虽然我向来主张预告或简介是绝对不能代表影片哪怕一丝一毫的。
    我只是愿意去相信娄烨想描述的这个爱情故事,应该是只能放在那种背景下才会发生的。挑起矛盾是没有意义的,但不看到影片,也实在不好臆测他的真实导向。
    另外预告最后女主角露点了,不稀奇,但我还是稍稍惊讶到。

    7.编辑一下,又想起来个事儿。

    有奥运的这个夏天是我过的最舒服的夏天,甭说40度了,37度也没出现过。
    13个蓝天,一级空气标准超过54%,北京从来没有这么适宜人类居住过。
    所以甭改了,大家都soho吧,继续单双号吧。

    分享到:

    评论

  • 哦哦,马上去订!真快,看来其他作品有望。
  • 池袋3,4出了。
  • 靠真傻,光知道搜天安门了,我说怎么搜不到呢,还以为被删了。
  • 颐和园那电影,之前在豆瓣还上过排行榜呢。

    我是因为里面有段奕宏才关注的,据说床戏跟色戒有一拼,不过我没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