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6月10日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飞不起来 - [生活]

    偷偷开了听燕京,一边儿乐一边儿喝。
    真难喝。

    最近几天难得做了能记住的梦,大概因为太过“惊悚”,所以明明醒来就会忘的梦还是记住了些细节。

    能飞起来,那是当然的,离地30公分是最基本的。但说是能飞也只是脚能离地一段距离,不用双脚交换走路,身体能笔直向前冲而已。意外发现前方50米处有只暴走的大黑猪正在撞电线杆,厌恶之下立刻抬升高度到1米7以上,这已经是我的极限高度,有点喘不上气来。梦里没有懊恼,醒来后想自己为什么不能飞得更高。

    亡灵教我投接球,但是我两手都戴了不合适的手套所以球扔的都很低(这应该是看《Around 40》里藤木直人投球很低后做的梦),他一气之下扔了手套就走了,我才发现为什么我要戴两只手的。

    去楼下一家装修的好像公共卫生间的饭馆,随便找个油腻的位子坐下,旁边有个死黑胖子一直在不停地吃,还边用笔记本打字。后来想想那好像是悠闲,这种形象真是不应该。

    梦见了学校,同学都不认识,班里经常组织用桌子拼成迷宫然后寻宝的RPG游戏,两个人对战。我主动迎战。七拐八拐谁摸到的宝壶多就算赢,我手在宝壶上使劲的摸啊摸可就是不亮(大概是鼠标太难用,总是要反反复复按很多遍导致的),后来旁边有人小声说你摸错了,这个是伪装的应该是右边那个,于是我摸了一下,赢了比赛。

    获胜的奖品忘记了,年轻貌美的老师懒懒地说你们辛苦了,给你们两根冰棍吃。我先抽了一根绿豆沙,然后遗憾地看到对方是冰的。夏天果然是要吃冰。

    然后我就回家了,路过初三的走廊时,看见一个小女孩身材有点怪,来回踱步地打手机。等我走过了才听见她说“都已经这么大了,也不能说打掉啊”,才反应过来奇怪的身材是微隆的小腹。

    再次梦见水果,奇怪的是每次梦见她都要捎上她爸爸。一起坐车去旅行,去哪里忘记了。

    奥运会开幕式在楼下的空地举行,不见火炬,搞得很像祭祖仪式。

    梦见杨一住在北五环以外,我们约在木樨地一家卖D版漫画的小店见面,结果那家店被拆掉了。然后去她家玩,发现另外一个人在,不知道是谁。半夜我爬起来上厕所,发现有个屋子半开着门,凑过去看发现杨一穿着内衣跪坐在那里。

    看见茶壶从楼梯上缓缓下来,梦里就觉得那个人外形不是茶壶,但还是这么称呼她。

    很多人在一起吃饭,互不相识。

    再有的想不起来了,就这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