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5月08日

    很多话,慢慢说

    想着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回家,就回来了。
    下车还没什么,觉得很开心,一走到丁字路口脚步就慢了。女的没问题,看所有男的眼神都不对,心里突然就惴惴起来。
    家住11楼,特意按了12楼。上升时心想按10楼也许更好吧,不然11楼有人开门怎么办,正犹豫呢,门开了。轻轻右转到楼梯,轻轻往下走,轻轻探头看。你们如果有被人上门逼债的经历,也许就能理解了。

    前两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群里人都知道。
    我这两天也一直在想当初忍不住喊救命是否正确的。虽然没有解决之道,看一大堆人陪着我,担心我,能让我心里多少好受些。所以在这里默默说谢谢大家。

    我确实也想跟人把整件事情好好说出来,但这件事实在太过复杂与无聊,我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唯一知道一切的人,不愿意跟我说。而以我跟任何人的关系,这都不是别人应该知道的,任何人都没有立场来承担这些。

    那天晚上确实有点懵了,听人问的最多的就是“你怕什么”“你哭什么”,我不知道。
    一直就觉得家里的防盗门很脆弱,上面的铁丝网也已经被人掀起,即使它真的安全,我心里也不安全。那么我不能哭么,发烧时不疼还会没理由地哗哗流泪呢,为了一段我拼命想要遗忘的历史就不可以哭么。再加上我真的很害怕。

    去厨房提了把刀站在门口,能明白我那时的心情么。想到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杀人,他一死什么都解决了。但我知道不能杀人,于是想怎么才能构成自卫杀人,但又不能发生在家里,不然就算血迹擦干我以后想起来也会别扭。那么我该怎么办,看那么多凶杀的漫画电影也教导不了我在这时候该怎么办。

    拿卷手纸缩到阳台偷偷打电话让我不踏实,听不见外面的一举一动让我不踏实。坐立难安。我到底在怕什么?

    然后这些又都不是最难过的。我从来没想过人生可以这样的讽刺,从来没想过需要用一场痛苦去抵抗另一场痛苦。这不是考试前“复习数学累了就看会儿英语”,也不是以毒攻毒,根本就是被逼着跳到另一个深渊。还要感恩戴德欢天喜地地往里跳。

    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我又重新坐回了这里,明知道自己还是会害怕,但是比起那个穷尽一生无法解决的坑,我宁可蹲在“大不了就打110”的坑里。反正在哪里都是煎熬,我宁可在自己家里。

    花了那么多年才变得可以与人接近,却突然发现几十年的熟悉也可以瞬间消失。
    实在难以承认,居然没什么是可以长久的。
    说什么“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一种感情”,其实亲情才是。当在一起变成一种习惯,变得习惯不去理解,变得想当然了,能不痛苦么。说父母是最不会离开你的人,确实如此,但不离开又不等于需要你。所以人们都是在家里找不到生存价值才出去工作,组建新的家庭的吧?

    上次彻底释怀一件事情花了十年,可我再也耗不起另一个十年。十年后我都多大了,我连今天晚上会怎样都不敢想。而且仅是释怀又根本没用。心理是放开了,但影响了十年以致一生的心态放得开么。
    十年后我希望自己已经结婚了,有孩子了就更好。但我好不容易才从自己壳里往外看看阳光,却被刺得躲回更深。这两天偶尔会幻想一个穿白大褂(?)的人站在面前,边摇头边说“很遗憾,你结不了婚了”,口气好像我有什么严重的遗传病。

    “但你更要学会品尝人生中很多很多的痛苦”。——《不朽》,BY 落落……的老师。
    话说糙了就是“要体会QJ的快感”吧,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的。我能看到自己变得越来越幼稚与天真,看的很清楚,可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以前那么SB还不够似的还要再SB一回。

    《当现在遇到未来》里有一句话,剧情不记得了也记得这句话。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受伤。受过比较严重的伤害的人,并不表示比别人坚强,而受到比较轻的伤害的人,也不一定就比别人软弱。重要的是,要自我克服。”
    我不想无病呻吟,也一直都觉得自己绝对没受过什么苦。但实在没必要怕人嘲笑就自己憋着,谁疼谁知道,换谁也不一定受得了。所以我现在就是痛苦了,特别痛苦了,一想到很多细节就马上鼻子发酸的痛苦了。

    然后又认真地回想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如果有个同居的男友也许会容易解决掉?但同时又明白我还是懒得解释来龙去脉的,而且真正除了自己又有谁可靠。更何况想清楚了,这件事情跟我就他妈没有关系,凭什么却只要我去面对。我是可以选择不面对,但我更不愿意面对别的事情。

    不说了,最后还是BY 落落吧。
    “一句话,一个手势,一个表情,一个看不见方向的路口。它们全都可以在眼里变成带有强烈意义的象征的话,人在里面只能发现自己是怎么被推搡到某个境地的。偏偏又因为只是庸人自扰,说给别人听,对方也只会一脸茫然地‘啊,有么?我怎么不觉得。’
    为什么你不觉得。
    为什么偏偏我觉得了。”

    我今天在家呆一天,明天下午回去,周末不在家,周一能否回来未知。他大爷的中国移动不能饭否,无聊死我了。

    分享到:

    评论

  • 我做梦都想养只狗啊(尖叫),但是楼房很麻烦,卫生很麻烦,老病死很麻烦。
    北京没啥啊,我就觉得晃了两下。

    抱你们所有人,别的话我也说不出来了,这日志就到此为止啦。
  • 我就是那个不知道怎么回复的人。OTL

    不过,不管怎么说,回来就好!
  • 小海考虑养只狗么,比男人可靠喔 笑。
    今天地震啦,不知道北京是不是有震感。
  • 拍拍,回来就好,看到你平安我们都很高兴
  • 呀。有时候禁止评论,是怕有人回复,这次没有禁止,是觉得不会有人回复,谢谢你们,我很高兴。

    从今天开始住回家里,事情(也许是暂时,希望是永远)终于结束了,嗯。
  • 小海,干巴得
  •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日志,我通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不说什么又觉得不好。
    再痛苦的事始终会过去,我想我可能是比较神经大条,也曾经有过非常害怕再也不敢走夜路的事情发生,可是过个几年,我又死猪不怕开水烫,啥都忘了。
    以前一个人住太久了,有点思维强迫症,也经常在家莫名的害怕。后来养了狗就好了。
    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重新一个人住发现完全不害怕了。
    大概是意识到所谓的害怕有时候更多的来自于想像的虚无,而且害怕对于解决事情无济于事,于是不得不勇敢起来。

    我工作以后就非常少玩游戏了……确实提不起劲来……
    可是还是要工作啊,为了以后能更好的玩游戏,要这么想。
  • 我很清楚现在的事态是往不了了之发展,因为有人觉得不面对是最好的,没资格说话的是我,一切都变成我自找的了,随便吧,也许不了了之是最好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没钱买掌机,所以要工作,但工作后就没时间玩游戏了,所以不能工作,但不工作就没钱……我自己都糊涂了=-=
  •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挺过去一切都会好。一定要好好的。

    看到你饭否说掌机,呜呜呜去买掌机我们联机打游戏嘛TAT
  • 哦,知心姐姐小鱼~

    旅行大概会更烦,没钱不说,懒的动不说,也不会真正解决问题。
  • 王小海,不要哭不要怕,我们都陪着你。

    如果真的心情仍无法平静,就出门旅行一次吧,把一切痛苦烦恼统统洗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