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5月01日

    有些东西必须要写出来,必须 - [扯淡]

    昨晚11点的时候这个念头最为强烈,几乎想跳车回家敲下当时的情绪。看着窗外飞逝的街景就忍不住想哭,到底是矫情还是终于逼成了本能呢。

    我算数不好,所以本来很想用“时隔一年零多少多少天”的句式,却对着日历看了半天都数不清楚,那么这样。
    自从2007年1月1日23点后,再次体验到相同的隐瞒,欺骗,绝望,痛苦,恶心,等等等等所有的负面情绪。

    刚才没忍住去翻了07年1月2日和5日的日志,那种共通的情感是怎样类似,让我明白自己这一年多都没有长进,都一直在逃避。我一直说“所有的问题根源都是自身不能认错”,但这件事情,我居然也只能问自己“我真的错了么?”没有答案,问题依旧。

    我自己给自己许下的誓言,凭什么轻易地就被你给毁了,你觉得这根本无所谓是么,你明明是我最亲切的人。我知道不是我对你的爱够不够的问题,是你到底太高估我的底线了,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

    尽管知道自己没用,我也一直在强调自己起码是个好人。但现在才发现,如果是好人干吗还要强调呢,明明就是心里有结,黑到解不开。
    希望某人死掉的心情一直都在,从18岁到现在,从来没有消失过。而且现在已经不仅是某人,只要是有关联的人我都觉得干脆死掉算了。这种心情很讨厌,我明明是个见不得人死,能为别人而哭的人,现在却狠狠地诅咒着。没有什么比认识到自己其实很伪善要更难过的了。

    而让我这么难过的却是最爱的你,是你无所谓的态度把我逼到了这里。然后你还要逼着我高兴。

    当然想一想,一切的发展肯定还跟漫画里一样——“我怎么会杀人呢,为了那个人我就要去坐牢,根本不值得。”对,根本不值得,所以就只能默默忍受,一遍一遍地脑子里幻想那些决绝的画面。

    (镜子,对还有镜子。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镜子跟镜子是不一样的,不同的镜子所能看到的长相是不一样的。所以别人看我也可能产生很多不同的感受,原来是这样。)

    家,还有家。你的拖鞋,你的睡衣,你的牙刷,你的杯子,你的洗面奶,你的护肤霜,你的梳子,你的枕头被子床。那是你的,不是我的,即便你给我钥匙,那也不是我的家。所以求你千万不要给我,我一定会很想扔掉,可怕你责备就不会扔,最后只能伤了自己。
    我明白这不过是某人的连带效应,因为我清楚同样的状况,换一个环境我绝对不会排斥,虽然那也不是我的家,但我喜欢那里的人。而我虽然爱你,也仍然不能接受这个房子。

    跟你一起做饭,看电视,换衣服,我是真的很开心。但一想到很多事情,就不知道该怎么控制情绪。而且控制得越好,不就代表我越痛苦么。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但你一定要明白我不是想离开你,虽然看见你心情更复杂,但我只是不想呆在那里。我不会说出来,所以不能奢望你会懂,但真的,乞求你不要再逼我。

    不说了,这是我活这么大最难过的一个五一。(第一次这么期待3号的聚会,我好想你们。)

    不过说难过也不仅是因为这些后续,昨天中午突然被告知姥姥得糖尿病了,一下子就瘦了很多。不想住院就算了,治疗方法那么痛苦。以后不能一起吃她最喜欢吃的冰棍了,这种精神肉体都慢慢折磨人的病是我最讨厌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