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4月27日

    有种限叫死限 - [扯淡]

    电影游戏漫画,还有那么多可以更新的东西,不过算了,上次扯淡还是3月份呢。

    以前觉得人能有点小美好,不管别人还是自己都是特别美好的,现在才发现根本没用。我一直就活得不现实。

    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善良,懂得宽容,其他没什么重要。实际上其他才最重要。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出门会跟楼下的大树打招呼,刚走到车站公车就来了会说谢谢。可是我没有其他。 

    我想成为内心坚强而丰盛的人。不过还不及成为有钱人那么重要。

    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把自己剖析得那么狠?之后就真的能放手走开了么?
    是我一直舍不得自己,不给人展示真实的一面,还是我根本就没有值得剖析的。
    但狠话也确实不能多说,多说就麻痹了。好比阴暗的东西看太多就很难光明。

    不说话,不是内敛,是真的不懂。但这样比不懂装懂要好些。 

    什么都想做,就是什么都不想做。机会不是求来的,可我连求都不想求。

    对别人苛刻,也不代表对自己严格。哪儿那么多欲求不满。

    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不说。就越来越不知道该说什么,越来越觉得没有立场。这是疏远的开始?

    本来以为已经过了会嚎啕的日子,却发现越来越忍不住心酸。
    绝处逢生不是好词,之前何必要把自己逼到绝处。

    其实我都懂,但我又做不到。身不由己不是这时候用的,但我又害怕找别的借口。
    其实我很清楚自己,但别人不清楚,我也没有让别人清楚的能力。

    有些话当然不一定说出来,但做都不做就不好了。 我也就是会说。

    也许我是太独了。

    看过了很多人在长大以后开始独居生活,而我却早已体会不出应该感受到的……什么东西。
    好像从来也都是一个人过,跟孤单不沾边,更鄙视寂寞。小时候不会想很多,长大了也就只是习惯。

    然而自己也明白,能让我如此踏实地十几年如一日,也是因为和父母那根线总是连着的。即便在我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妈,急得要哭手足无措跑到路口去等她的时候,那根线也是连着的。也许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但我们彼此不会。

    所以我可能真的没有一个人过,眼睛所及之处没有人,但心里明白如果想见谁,推开门就是了,也就没什么好害怕。

    最近日影看的多,就经常会在心里感谢小七。只不过是仰慕他,就让我从一个嫌闷,几乎看不下去的人,变成现在非常习惯甚至享受那种缓慢。(因为实话说现在日剧闷得反而更多。)

    所以也变得更加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突然觉得,自己从来就不懂什么等价交换,从来就不懂成长就意味要牺牲什么。凭什么。 

    也不凭什么,因为一切就该那样。 

    困了不扯了。最近睡觉前或起床后都看会儿书,觉得很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