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12月30日

    07年最终弹更新?大概,也难说 - [扯淡]

    其实没什么能说的,最近几天不太好过。
    可一年又过去了,不写点什么心里又不踏实。

    给妈打电话,“我感冒加重了,你回来看看我吧,顺便带点药来。”

    “那你这两天别出去了,想吃什么我明天给你买回来。”
    “嗯我想想啊……”
    说着说着,她愈加慈爱地望着我,“唉,你想吃点嘛就吃点嘛吧,都这样了。”
    “………………我不过是感冒。”

    据说,室内湿度在50%以上就可以杀死感冒病毒,所以冬季才要经常开窗通风。
    可我觉得我感冒就是开窗开的。

    那我这两天干了些什么呢,玩了ALICE几年前的一个SLG,挺好玩的,就是系统变态到死,怪不得都说可以玩上一年。
    littlewitch的新作下了还没时间安装,听说全面放弃FFD系统了让我超失望。

    这季日剧没有进展,日菁那倒霉论坛又坏了,猪猪倒是没完没了的更新。
    补了去年的一部剧,很喜欢,还剩两集,看完会扯上很多。

    不过以上这些又不能全怪我,很烦,不知道哪里的问题,就是上不了网,错误676,错误691,远程服务器无响应,总之就是烦透透。

    但就是这样,我也懒得看囤积的电影,每天在床上滚到头疼,唉。

    那么07年就这样啦,08年的愿望是?拖鞋穿坏了,洗澡都光着脚,要买,还有牙膏也用完了。

    分享到:

    评论

  • 晕……姐姐还记得啊,原来是有删节的,收了慢慢看,非常感谢。

    湿度计一直是45%,我还觉得挺好,生怕不开窗户就降了,后来发现……它好像是坏了= =。
  • 我觉得北京冬季这种干冷的风只会减低空气湿度,所以冬天不关窗就是找感冒呢……
  • http://txt.mop.com/static/821/912/4912821.html
    这个,一直说给你一直不全,终于找到全的了,下面的是出版时删的,一起看,新年快乐,早日康复!
    13號男生

    第13號男生,因為失戀,進行自殺。

    他之前先跟我提過這事,我非常無反應。

    「我想我去死好了。」他這樣說。

    「嗯,死掉也不錯啊。」我說。

    到了半夜,我被電話鈴聲叫醒。我接起電話,聽見13號男生微弱的聲音。

    「我……吞了好多安眠藥……」

    我嚇得變清醒,趕快跑去他家。
    他家另外住了他的姊姊,姊姊來幫我開門的時候,還不知道她弟弟在房間裡已經吞了安眠藥。

    他姊姊叫救護車,我把他炫鈰_來,在屋裡來回的走來走去,不讓他睡著。

    到了醫院,他被急救,吐得像被上天懲罰。

    我打電話給令13號男生失戀的同學,但對方語氣冷淡,
    只說13號男生是神經病,煩死了,就把電話掛斷。

    我發呆幾分鐘,咀嚼著被人輕蔑掛斷電話的滋味。

    再過一陣子,急救結束了,我走到13號男生的床旁邊。

    「很慘吧。」我說。他眼睛閉著,微微點點頭。

    「比你想像中還要慘吧。」我說。他眼睛閉著,微微點點頭。

    我瞌睡了,握著他的手,趴在他床邊邊睡著。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覺得手被握了幾下,我張開眼睛,
    13號男生也已經醒了,他張嘴說話,我湊上去聽。

    「自殺……跟死掉……好像是不同的兩件事呢……」他說。

    「是啊,是不同的兩件事。」我說。

    「死掉就死掉了,結束了。自殺可不是結束呢,自殺卻沒有死掉的話,簡直一切還要再重新開始呢。」
    不過這話,我當然沒有說出來。

    還有別的事我沒有說出來。
    我替他打電話給對方,被對方不耐煩掛電話的事也沒講。
    這種事他不知道也罷。

    13號男生出院以後,就不太理我了。我覺得這很正常。
    我看過他最丟臉的樣子,他不想再被提醒。

    至於我這邊呢。我發現我比較少再想自殺這件事了。
    自殺對我的吸引力,默默降低。

    我還是繼續喜歡想死掉的事,可是不那麼喜歡想自殺了。
    如同第13號男生所說:自殺、跟死掉,是不同的兩件事。

    ****************************************************************************

    § 14號男生

    第14號男生,用一塊肥皂雕刻了我的臉送給我。

    我很驚奇:「肥皂也可以雕刻?我以為肥皂只能拿來洗澡呢。」

    「也可以雕刻,也可以洗澡。」
    14號男生說:「也可以先把肥皂刻成你的樣子,然後再拿來洗澡。」

    說完,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

    ****************************************************************************

    第27號男生,在我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打工。

    有一次我在店裡,聽到他跟他同事約好要從放學時間開始計分比賽。

    計分的方法是,進店裡來的放學女生,主動跟他們之中的誰講一句話,誰就得十分。

    放學時候到了,果然很多女生跑進店來。
    雖然27號男生的同事也很帥,可是,還是27號男生的得分高,比他同事高出很多。

    直到我們家煮飯的歐巴桑突然也跑進來,而且不斷纏著27號男生聊天。

    等歐巴桑終於走了以後,27號男生的同事哈哈大笑。
    原來他們的賭規還包括一條是我沒聽見的:如果被歐巴桑搭訕,要倒扣五十分。

    從那一秒開始,我才真的同情我們家的歐巴桑。

    ****************************************************************************

    第16號男生

    帥,但是噁心的男生,應該就是指第16號男生這種人吧。

    搞不清楚這個男生到底想幹嘛的時候,肯定會覺得他很帥。只是接下來的事,是很掃興的事。

    我手上拿著一張傳單,是16號男生自我介紹的傳單,他要競選學校裡的學生會主席之類的無聊東西。

    傳單上說明他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每學期都是全年級的模範生,每學期都是班上的班長,這些輝煌的紀錄。

    「嗤!」我把傳單揉成一團,投籃、紙團劃出三公尺拋物線,即將順利命中走廊轉腳的垃圾桶。

    入桶前,一隻手伸過來,攔截、抄住了紙團。

    是16號男生本人,學生會主席他媽的候選人。

    「怎麼了?不喜歡我的傳單嗎?」他把揉成一團的傳單又舖了開來,走到我面前,放在我手上。

    「沒甚麼喜歡不喜歡的,看完就丟掉了,不然要裱起來掛嗎?」我說。

    「那,你會投票給我嗎?」他問。

    「我不會投給你,也不會投給另外一個笨蛋,我根本不想投票。」我說。

    「你太優秀了,對不對?你太優秀了,你不甘心被當成只是一張票,那就太小看你了,對不對?」他說。

    我瞄他一眼。

    「你可真起勁。」我說。

    我把傳單還給他,走開了。

    從此他當然就沒什麼帥不帥的了,從此他當然就只是噁心人士一名了。

    當然,他也很順利的當選了學生會主席。他根本是生來就是要坐這種位子的人。

    16號男生當上學生會主席以後,跑來找我,要我當「副主席」。

    這真是我聽過最蠢的頭銜了。比「主席」更蠢的玩意,當然非「副主席」莫屬。

    「你瘋了嗎?我怎麼可能要當什麼鬼副主席?」我說。

    「那,你是一定要當主席囉?」16號男生看著我。

    「你饒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想當,你別來煩我,好不好?」我說。

    「你為什麼看不起我?你也做過班長,你也當過好幾屆的模範生,你跟我根本是同一種人,你幹嘛一副比我高級的樣子?」他問。

    我聳聳肩。

    「這種事,小時候做過就夠了,像你這樣一直玩下去,最後只能做總統,做不了別的了啦。」我說。

    「我不是這種人!」16號男生生氣了。

    「你可真愛生氣。」我說,走開了。

    過了一學期。學生會主席,16號男生,為了學校制服收費太高的事,竟然跟學生槓上了。

    他竟然還帶同學拿油漆,到總務處的牆上去刷大字。

    學校被惹翻了,他這個屁主席當然不用再幹。他家長也不爽學校,安排他轉學了。

    轉學前,16號男生又來找我。

    「你又變帥了。真的帥哥一名。」我拍拍他肩膀。

    他很高興的笑了。

    ****************************************************************************

    § 23號男生 §

    半夜,第23號男生,忽然大哭起來。

    哭到整間寢室的人都醒了,大家各自困惑的坐在自己床上。
    穿著白襯衫,坐在白棉被堆裡的我們,被月光斜斜照在身上,像一群從墳裡爬起來的少年鬼魂。

    23號男生,還在淒厲的大哭,臉埋在手掌裡,蹲在地上哭,眼看就要溶化在寢室的月光白地板上。

    「你怎麼了?」我上前去,跟他蹲在一起。

    「我夢見我的狗。」他說

    「你的狗怎麼了?」

    「我的狗上禮拜死了。」
    他說:「上上個禮拜開始,我的狗就不見了,我們家的人都在找,怎麼找都找不到,我急得要命,我還生氣,一邊找,一邊罵狗笨,不知道跑哪裡去……」

    「結果呢?找到沒?」

    「上禮拜找到了,找到的時候,狗已經死了,我才知道,是它知道自己要死了,怕我們看見,就自己找一個地方躲起來,死掉,不要死在我眼前。」

    說到這裡,他又大哭起來。

    「我都不知道牠的心意,還怪牠亂跑,我這禮拜一直都夢見我的狗,夢見牠離家出走前,回頭望著我的眼睛。我,我真的對不起我的狗啊……。」

    23號男生,一邊哭一邊說了這番話。

    大家看著他,發怔,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拍拍他的背,他就*在我肩膀上,埋頭繼續哭。

    我雖然從來沒有見23號男生的狗,但我後來卻也常常夢見那隻狗的眼神。

    也常常夢見這個月光下,圍著哭者而坐的,少年部落的夜晚。

    ****************************************************************************

    第60號男生,說自己是空少。

    空少,空中少爺,機艙服務人員。

    我說他做空少有點矮。
    他說他考上的那家航空公司,對男生的身高要求比較寬。

    我到他家,他真的拿出來的咖啡杯、糖紙袋,都是飛機上用的。

    他還表演了一套逃生示範說明的動作給我看。

    有一次發生空難,他們航空公司的飛機掉下來了。
    我不知道他在不在那班飛機上,打電話到航空公司去問。

    結果,他不在那班飛機上。

    但我的高興,有點被困惑抵銷。

    這家航空公司的空服人員名單裡,根本沒有他的名字。

    妙的是,他也就從此消失不見了。他是*什麼感應,知道他的騙局已經拆穿?

    冒充空少,有什麼好?

    他只冒充空少嗎?還是也冒充醫生?郵差?區公所戶政課的課員?

    被騙沒有什麼。是被騙之後,連個說法都得不到,
    從而了解自己只不過是他那一長串名單裡的一個,
    是他那想像中的機艙乘客裡的一名,才不免有點失落吧。

    ****************************************************************************

    ~~66號男生~~

    第66號男生,當然是今天晚上舞池裡最帥的一個男生。

    高、長髮、沒表情,最帥的是,他沒在跳舞,
    他根本就只是站在舞池裡、動都不動一下。

    如果是有個人站在泳池裡,動都不動一下,大概帥不到哪裡去。
    可是他這樣手插口袋的、誰也不鳥的站在舞池裡,倒是很神氣。

    負責控制跳舞音樂的人跟我說:「如果大家都學他這樣站著不動,我就要切腹了。」

    他叫人幫他去「挪動一下那尊不動冥王」。他派了可愛的女服務生過去。

    我觀察。可愛女生笑嘻嘻跟那個66號男生講了幾句話,
    66號男生,竟然比了幾個手勢給她看。

    他比的是手語。他是聾啞的。

    我深呼吸一口舞池混了煙霧的空氣,想像著這個舞池對他來說是多麼的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