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11月23日

    她年轻的时候 - [生活]

    妈从插队到现在的好朋友跟她说,“你肯定不知道吧,插队的时候啊,起码有四个人是想追你的,现在可有两个已经证实了。”
    妈当然不信。
    “队上有四个了吧,还有二队的那个李XX,每次都说来找我,却非要把你也叫出来说几句话。喊我的时候都是丫头丫头的,对你就特别客气,你就一点感觉没有?”
    妈还是不信。
    “当年也不好那么外露,但是这么多暗示,你个笨蛋一点都不知道么。”
    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昨晚回来后,却开始细细数起来。
    “你说也是啊,李XX是二队的,跟我一点关系没有。找她就找她吧,还每次都非要跟我说几句,或者找我借书什么的。说话也真的是特客气。现在想起来,那全是暗示吧。”
    “那时候男人才挣一级工分,而且挣一级是需要拖拉机的,我们知青哪里有啊,就去农民家里借。我那时候就想,男人能干的我也能干,所以都是我去借,跟他们也就特别熟了。”
    “每次去XX农民家借车,(她住宿民房的)大妈就特别担心,哎呀他不是想跟你好上吧,千万别答应啊。可我那时候怎么会想到那么多啊。”
    “大概那时候一起插队的,高的高矮的矮,就我算正常的吧。”
    “后来回城的时候,好像是有个人跟我提过,我说得回去问问我爸。然后你姥爷说不行,小小年纪说这些干吗,一年后再说。然后我回去跟他说,我爸说不成,一年后再说。”
    “……”

    妈后来大概还说了一些,记不清楚了。
    只是蛮庆幸这个迟钝的笨蛋,要是21岁那年答应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不可能有我了啊。
    虽然那些男人可能有比爸爸好的,能让她更幸福的。但生不出我的爸爸,都不是好爸爸。

    其实她真的算不得漂亮,皮肤虽然一直很好,但是线条硬了些,非要说什么气质也因为实在太熟了而说不出口。
    但是十年前的那个周末上午,看着她安然入睡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种奶白色的,朦胧温暖的光,除了她,不会再有人散发的出来。

    (注:那个年纪正在读一本小说,读完后能看到物体上冒出的光。妈是其中一个,最美的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