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2月11日

    想看这样的电影 - [电影]

    昨天中午偶然看了一期《大家说法》(接《法治进行时》后面),讲了这么个案件。

    一家三口和岳母住在一起,夫妻平时就有些小矛盾。某天晚上以丈夫“去了足疗店就没干好事”为由,夫妻两人又吵了起来。丈夫在客厅喝了一瓶红酒后想回屋睡觉,发现妻子把卧室门锁上了,丈夫于是去厨房拿了斧头把门砸开了。进屋后,把妻子和儿子砍成重伤后,又砍了自己的左手,用血在墙上写到“这下我们都解脱了”。最后是12岁的儿子报的警,救了一家人。岳母在隔壁房间睡着了,什么都没有听到。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因为看的过程有诸多打扰,个中细节肯定不够准确。让我深受感触的是丈夫在拘留所的自白。
    他说,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怎么回事。
    用斧头砸开门后,他在门口站了1分钟。
    他砍了儿子后,还拉着儿子问“你死了没有?没有我再砍你一下。”儿子很害怕,就硬憋着没有吱声。
    被砍的整个过程,妻子和儿子都一声没吭。
    他说,十几年前,我也不知道我们怎么就在一起了。

    这种近乎到不真实的现实,完全把我打垮了。
    看电视的时候就有种很强烈的想法,我想看这种电影,想看极了。虽然这种想法自己也觉得很过份,他人的不幸不应该成为我的兴趣点,就好像《跨越巅峰》里,堤真一对完全再现了事故现场的记者吼到“524个人的死,不是为了勾起你的报导欲望!”
    可忍不住就是忍不住,我想看被漫漫人生磨没的感情,无数可以忍受的小事最终导致决堤,每个家庭每时每刻可能都在上演的剧目,我想真的看到有人能拍出来。有无数的作品在演绎家庭的崩溃,掺杂了太多的缘由,制造了太多的高潮,看来过瘾又觉得故事不过是故事。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给自己编个原因的,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没办法变好,又不想变坏,道路只有一条,可能很长,名字却叫死路。

    想起日剧《四谎记》里的这么一幕。
    妻子发现女儿穿女仆装给宅表演后非常生气,在全家人面前发火。“爸爸在外面养女人,背叛妈妈。给儿子请家教也不说谢谢,平时也不跟妈妈说话。女儿又做出这种事情。这个家算是完了,我太累了,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看着颓坐到沙发上的妻子,儿子转身上楼,女儿紧随其后,丈夫呆立不动。

    沉默。
    生活最真实的地方,就是沉默。就好像对“停顿”的掌控,才是一名老戏骨最深的tag。
    掐紧喉咙一般的沉默,是我最想看到的。

    所有来自内心的恐惧和绝望,在狭小的人生里迸发的光。
    回到这期节目,如果全家都死了,可能只会是社会版的豆腐块。但是大家一起伤痕累累地活了,即使不能再成为家人,也有永远的疤痕提醒自己,我是被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救的,无论我怎样,都是有人希望我活下去的。
    好的故事从来不是单纯地摆弄痛苦,唯有救赎才是人生最大的治愈。

    另,写到最后突然很想推荐sabu的《幸福之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