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现在的房子租出去的房租都比工资高,卖了的话更是可以几年甚至十几年不工作,人生真是要多烦恼有多烦恼。

    1、
     
    认真地考虑整形的问题。
    不是改变五官,让自己更精致的那种整容,而是想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正常一些,现在这样能说出两三处骨头长得不对的身体,让我多少有点自卑着。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医院和钱的问题(捧脸)。
     
    2、
     
    日剧里的人,总是能轻易地对陌生人说心里话,不那样的话剧情就进展不下去。这也是让我觉得最假的地方。
    但是我想人生也许就是这样,重点不是对谁说,而是自己不敞开,也就开阔不起来。
     
    3、
     
    88年的24岁的妹妹都找男朋友了,我过年回去时还觉得是小孩子一个,而且我的情况是这样,也就没好意思问问她有意思了没,虽然心里确实超好奇。
    结果她就这么shock到我了!所以说小孩子什么的都是忽然就长大了的!虽说是表妹,但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啊呜呜呜呜呜……
    不过听说大舅很不满意,我非常可以理解……也决定保持沉默,但还是……超好奇啦!
     
    4、
     
    姥姥暂时去妈那里住了,然后我想不论多大的人,都是乐呵和自己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吧。
    乐呵着每天回家做完饭,冲姥姥喊一声“妈给我拿筷子去。”就看着姥姥一颠一颠跑去厨房,从花花绿绿的筒子里找出成对儿的筷子。
     
    去年送妈的红白机,因为她新换的电视无论如何都玩不了,郁闷了很久,最近她又找补一个旧的电视,终于能玩了,顿时阳光灿烂,欢天喜地。
    “那(游戏卡里的)64个游戏我都看了,没一个看的上的,果然还是坦克最好玩。”
    是的,这个20年前我玩的昏天黑地第一次熬夜付出的游戏,也是她最喜欢的游戏。
    于是上周末,小舅去我妈那里看姥姥,姐弟俩谈及游戏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吃完饭立刻开战,抱着手柄玩了两个多小时。小舅更是在临走的时候说,“这下我更有来看妈的理由了。”
    “你太玩物丧志了!姥姥干嘛去了?”
    “姥姥说‘你们玩吧,我洗碗去了’,就不理我们了。”
    …………………………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
  • 2010年08月10日

    世界奇妙物语×3 - [日剧]

    我就是觉得又好久没更新了……去搜刮了一下QQ记事本,发现有太多不成文的了……慢慢往外扔,看到什么都不要奇怪。

     

    世界奇妙物语 2009春季特别篇

    1.炸弹男的开关——市原隼人,本乡奏多

    在同学的请求下帮忙代管一样东西,可以引爆他体内炸弹的开关。本来是想鼓励他好好活下去的男主角,在抓住复仇的瞬间时,又会作何选择?
    意外的单纯,相信别人,精神脆弱,与其说这是可怜的垮掉一代,我倒觉得是施压的人太过残忍。

    原作是石黑正数。

    2.轮回之村——伊东美咲

    人迹罕至的村落,埋藏着怎样阴沉哀怨的诅咒。孤身探秘的女记者,是偶然还是必然。

    伊东美咲演技还是那么那么烂。

    3.生死问答——石原良纯

    明明最讨厌机智问答,但在隔天发现周围变成了非机智问答不能前进的世界,在一天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甚至是……终点?

    手法当然是夸张了,但本质还是那么回事,充满了选择的人生,未来不知是天国还是地狱。

    4.深夜里的杀人犯——相武纱季

    “如果你能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我就和你交往。”
    爱情的言灵啊,到底是怎样可怕的事情。他当然没必要这么做,但除此之外他又要怎么做。主观的感动,是多少客观的悲剧?

    让人无法赞赏编剧的故事,但这悬疑和节奏掌控又真真非常得好,太讨厌太讨厌了。

    5.从天而降的志愿者——大竹忍,高岛礼子

    主妇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努力支撑一个家,任劳任怨时常发点牢骚,再忙再累都是理所应当,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生活的现状,直到一个志愿者的到来。明明做得都是一样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感谢她,喜欢她呢。

    于是这个诡异的结局到底该如何解读。


    世界奇妙物语 2009秋季特别篇

    1.搜索女——井上真央

    专属于自己的强大的手机搜索引擎Dic,赢得上司赏识,玩转联谊遇到命中注定的伴侣,怕只怕这一切都是依赖的错,毁了不明不白的人生。

    到底是杀人犯还是被害者,觉得这身份的转换有点没意思。

    2.自杀者再利用法——生田斗真

    想起《逝纸》了,同样是为国家卖命,不断迎接死亡的同时更珍惜生命的LV UP,同样是玩弄人心,让人觉得混蛋的法律。
    只是在冲出自由的门后,等待自己的终究不过是轮回的一张网。

    很棒的故事,在主角的背后不知道堆砌了多少同样的道路。

    3.理想的火锅——伊藤淳史

    老实说看完有点想吐……哦不,我是说看他一本正经地讲解日式火锅的步骤,还是看得很星星眼的,但最后那个东西上桌时,我还是觉得……

    中心思想:想要一个完美的家庭,请抛弃自己喋喋不休的成见-_-

    4.诅咒杀人——释由美子

    古老而传统的DN模式,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

    5.梦的检阅官——石坂浩二

    当你做着无论如何也理解不能的梦境时,有没有想过背后操纵的力量?
    很想见很想见的人,如果6个月不见就能释然了?
    如果守护美梦是我的使命,那我宁愿晚节不保。


    世界奇妙物语20周年·春季SP~人气番组竞演篇

    1.又见新闻大叔——香里奈

    过度追求真相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你,做好准备了吗。

    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案例。

    2.赎罪神的戒指——冢地武雅

    感谢你,背负了全人类的罪孽。

    嘛,结尾什么玩意儿。

    3.另一个我 爆笑红地毯——藤木敏史

    首先得说,这是我看了这么多《世界奇妙物语》后,第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主角……
    然后就是,这也是第一个让我看得都快睡过去的故事。
    自己战胜自己这种事情,到底是好是坏。

    4.能够与小丸子见面的城镇——西田敏行

    我说,“奇妙”系列有惨到,不得不把“经典动漫人物”(噗)拉出来的救场的地步么?
    至于故事本身,不想说了。

    5.台词之神——三谷幸喜,柴咲幸

    三谷幸喜三谷幸喜!虽然不是演员,但终于看到喜欢的人了,顺便说他老婆我也很喜欢=_=
    而本作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背景,三谷幸喜烦恼的作品正好就是《我家的历史》,被一句台词折磨了整整两天,而柴咲幸的出演也让人直拍大腿。
    嗯,结果这成了最有趣,也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别找什么搞笑组合fujiwara和小丸子出道20周年的噱头,你们找三谷老师救场就对啦!

    那么总体来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一次奇妙物语。

  • 2010年08月03日

    测试用,不要介意 - [其他]

    最近RSS好像有点问题。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但我没有精力把它们整理成能被人看的日志。
    于是这么零零碎碎地写,搞得每次都很长很需要耐性。

    1、

    下雨天的话,男人女人都要打伞。以前我对于大晴天打阳伞很抵触,但自从终于承受不起阳光后,觉得夏天每天都带伞大概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于是对同样在烈日下撑伞的男人,就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2、

    别人说“谢谢”时,你会怎么回答?标准答案当然是“不客气”,但实际上,90%的情况我会说“没事儿”,10%说“客气”。
    后来发现不光是我这样,相当一部分人会回答“没事儿”,有朋友还专门为此跟我信誓旦旦过“我一定要改过来,一定要对别人说‘不客气’。”
    于是我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
     
    什么情况下我们会说“没事儿”呢?通常对应的是“有事儿”,就是说如果发生了状况,别人问候我们大丈夫时,我们会回他一个大丈夫,这才是一般情况下的礼尚往来。
    而别人说“谢谢”时,通常是他们有求于人,而对方牺牲了时间或金钱等等完成了任务,才得到“谢谢”的补偿。这有可能会在一定心理程度上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或者利益受到了一定的损失,才会在高人一等的位置上谦逊地回答“没事儿”。没事儿,虽然我挺烦的,礼貌上还是原谅你打扰了我,耽误了我的时间。
    这么一想还真讨厌哦。

    3、
     
    最近大家都揪着“百年不遇”的水灾说事儿,下不点儿雨就满大街积水也是个很头疼的问题。
    做为一名给排水专业出来的学生,在和大家一样【敏感词,好吧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更准确】国家的时候,其实吧……我也挺能理解的……尽管我已远离设计很多年……
    我也很羡慕外国电影里那种恨不得能过车的下水道,但实际操作起来,真的不是单单考虑“每年的洪涝”“牺牲多少人力物力甚至生命”就能解决的。【尤其是在这片土地上。】
    因为我自己也做过设计,更多复杂的原因怕说不好就不说了,仅从最开始的设计角度来讲,那种巨大的下水道我还真不敢设计出来。
    当初只不过是做最简单的市政管网设计,都不用考虑地下还埋了电力啊煤气啊等等其他生活必需管道,我印象中都只敢设计3年一遇的大雨。3年?那是什么概念?对不起我印象不深了,只是我最开始和一般人想的一样,恨不得设计10年甚至50年不遇的大雨,然后深深地被计算结果吓到了。那是我想像不能的巨大的管道和预算。我完全被自己打败了。
    我也知道在生命面前不能用这些借口,但我们也明白这就是我们的现状。
     
    所以怎么说,我们有自己的国情,不要用外国的图片来指责中国,其实不一定合适的。这个国家太大了,情况太复杂了,而且是涉及到每一个人的复杂。管道已布置成这样,不能再深究源头,还有很多很多更值得考虑的问题等待我们去做。当然我也希望,好的想法不要【只能】停留在考虑阶段。

    4、

    我想为小阪由佳写一点东西。从那晚嘀咕的噩梦以后。

    虽然以前还剩下一些DVD盘,但刻录机新置的计划一直搁浅,到了今天,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刻录的没必要了。总有些东西说变就变了,时间不对情境不对,很多东西那么轻易就没了。

    因为小阪由佳目前的状态(这么写的理由是我心里还存有一丝她能变回以往的念头),我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面对《秋叶原@DEEP》了,再也不可能用“终于又重逢了,你们还是这么美好”的心情去面对了。那个小麦肌肤,说话含含糊糊,动作不过关被大根导演骂哭的姑娘哪儿去了?我多希望你只是迷路,而不是失踪,直到期限一过就宣告死亡。

    然后想起最近豆瓣很火的相册“线上活动照片物是人非神马的最悲催了!!!”一瞬间觉得杂志上刊登的小阪由佳4年的对比图实在很适合参加活动,但下一个瞬间就心疼得不行了。那些不断丢出对比照的人,到底是单纯地跟风啊,还是真的已经不在乎了。我释怀不了,我接受不能,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作为一个念念不忘你一个角色的fan,我只是太在乎自己的心情和立场了,可你毁了我最喜欢的日剧之一。杂志上的你依然笑靥如花,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呐,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然后就不免会想,风间和斗真他们,知不知道战斗女神Akira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明明过去没几年,就一直各自发展,却从不过问?关系竟然差到如此?没有一丝一毫身为朋友的自觉?
    又转念一想,会在乎这些的永远只有观众,对演员来讲也许不过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戏,一部足矣。那圈子里本来不乏因戏生情最后不了了之的故事。又想起《大话西游》,看到现如今的蓝洁瑛,难道要逼着周星驰负责任么?

    纯粹都是局外人在庸人自扰罢了,毕竟我没有任何资格和立场去评价明星的生活,就连身边人都不可能完全了解,更甭提岛国一个完全不出名的小演员了。
    过了一个星期了我依然想不开,我就是不愿意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报道里那些话是你的真心话?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也无所谓?你开心吗?你幸福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