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01月03日

    真凶 - [扯淡]

    通常有一些“理”我没办法用“人参神马的……”之类糊弄过去的时候,就该开始扯淡了。

    事情很简单,我今年看的两部电影《致命魔术》和《城中大盗》,前者男主角的老婆是后者的女主角。
    你看人生里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对!我就是喜欢扯人生!),所以大部分人“哦”就仅此了,但我觉得骑神马的机会不应该随便错过,更何况还有京极夏彦老师的《络新妇之理》在我背后熠熠生辉,我决定扯上一淡。

    先来看看事情的起因。
    1、前两天看了悠闲的小说,里面提到了《致命魔术》这部电影,询问过他后说非常值得一看,于是跨年的时候我就补了。
    (注:其实我压根都不知道这片的导演还导了《记忆碎片》和《盗梦空间》。)
    2、昨天果果的微博上提到了《城中大盗》,虽然所有的讨论其实都和本片无关。这部电影我很早以前就拷进PSP了,但是一直懒得看,除了知道是本·阿弗莱克又一次编剧的作品外一无所知。而且如果不是我昨晚11点就睡了今早5点多就醒了不知道该干啥,应该是不会看这片的。

    本来事情发生后就应该结束了,但如果我不看,今天的蛋就生不出来了,而且多年的【哔】教育告诉我们,婊子不能不立牌坊……不对,是枪打出头鸟……不对,就是说如果找不到真凶,并且没有狠狠地践踏一番,那简直天理不容,因此探员05007141号(这个槽挖深了我打赌自己以后也不记得)决定彻查真凶。

    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偶然认识一个演员后,突然发现铺天盖地都能看到他,好像生怕你会忘了他,拼命争当眼前花儿。这没什么新鲜的,你自己也能解释,他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他走在自己的人生轨道里,与你本是平行,但等你们慢慢地膨胀自己后,便终有交汇的那天。
    当然了,有个更简单的词可以解释,就是“潜意识”(这词好哇,杀人放火的标准黑锅)。人的注意力很有限,所以你的潜意识才总能把你导向近期关注的东西。

    但我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又不能这么解释,我在想导致我发现“前者男主角的老婆是后者的女主角”的真凶到底是谁?如果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会不会在某一天同样能导致这个结论?

    事件1是必然发生项,悠闲本来就擅长在小说或专栏的主角里埋下自己的种子,搞得只要主角是死宅都觉得他是在写自传。所以提到电影是很顺理成章的,而且他前阵子推我看的《赤焰战场》和《天龙特攻队》都激心水,给他奠定了良好的信誉,so……

    我们可以假定事件1不会发生的原因,无非有三。Verycd上找不到下载;硬盘没有空间;不想看。三个条件必须成立缺一不可,而这都没有问题。

    事件2是随机发动项,印象中果果从来不在微博上提电影,而昨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就提到了这部电影。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我只睡了6个小时就醒了,尽管已经很久没用PSP看过电影了,但实在不想从床上爬起来。PSP里是很早以前拷的两部电影,另外一部大概是温情文艺片,不适合现在的心情。

    分析一下事件2,果果有自己的喜好,但除非是像我一样没事会被外星人拉去串门的理由,我不太理解发那条微博的行为,但那确实发生了。
    而我昨天几乎一天没睡,所以今天无论睡到几点其实都不意外,但我今天要洗澡要出门囤货,所以本来就是会早起的。可如果是听闹钟才醒的话,是不会想看电影的。但偏偏我昨晚的梦又不太美好,醒了就不想再睡。

    于是扯了这么一大篇,突然明白这种空虚的感觉是什么了,明明一切都好像是自己选择的,但其实一切都没的选择。也许事情是打乱顺序混淆视听的,但一旦发生了,摆在你眼前的就是清晰的一根线,弹一弹会看到四散的灰尘就是那些随机的理由。而这一根线又是拴在哪个结点上,而那个结点又是摆在哪张网上,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该发生的终会发生。

    探员05007141号宣布结案,真凶最终逃脱,移交“零度档案室”,待以后发现新的马迹再重新立案。
    真凶代号:蜘蛛。

  • 2010年12月31日

    新年快乐 - [生活]

    『明年依然希望能看够50部电影,起码50部日剧,每季追3~4部动画,看完20本小说,漫画越多越好,游戏亦然。』
    这是2009年末写下的话,现在是还债的时候。

    电影82部。本来想努力下冲100,还是不行。
    日剧我统计错了,如果算看过的肯定有50部,但实际看完的要削了一半不止,而且还不算SP的。来不及了年后再详细发这个。
    动画没统计,大概是《钢炼》《无头骑士》《好想告诉你》《江户盗贼团五叶》《Rainbow 二舍六房的七人》《海月姬》。
    书34本,大意外。今年是京极夏彦年,明年是哈利波特年,话虽如此,我全年都是石田衣良年就是了。
    漫画……我今年看得最多的大概是全一册的BL……?实在是养眼又轻松不用动脑子啊!我要反省!但实际上每天看一本真的做不到……
    游戏亦然了。

    1月,没啥。
    2月,见到多年不见的她,终于确信自己误了她的人生,很愧疚,但又与偿还无关。
    3月,星星来北京,史上人数最多的聚会。丽塔生了龙凤胎,这是我今年最感动的事情之一。(之二是朋友在我家上厕所不关门,对不起摆在这里好像不太合适……)(之三是同事们对我说的话。)
    4月,第一次加薪。
    5月,云中十周年。
    6月,世博。
    7月,濒临崩溃。
    8月,今敏死了。焦躁的开始。
    9月,第一次带我妈出去旅游,想到以后我说某某地方时,她终于也能怀念地回应我就满心欢喜。明年想带她去哈尔滨或青岛。
    10月,第一次辞职。
    11月,档案不再是秘密。
    12月,最后见到的人是果果。

    然后也没啥好说了,更新越来越少,一天到晚不知道自己在想个啥。还能喜欢上别人,但是更多的事情又做不出来。两个月过去了,仍然填不满工作两年的空洞,失去了又不会死的东西,比死亡更让我念念不忘。
    不做计划了,上面那些该看该玩的还是会继续,达不到会失落,达成了好像也没多开心,所以算了。
    因为明年一切都是未知数,话放在这里,可能一年后还是坐在同样的地方看,不知道心情是怎样。
    所以只剩一个愿望,希望明年的自己,更多一些心血来潮。

    我爱你们,新年快乐。

  • 2010年12月05日

    更个卷 - [其他]

    1、你現在正讀的書:
    漫画
    庄雅婷《那些有伤的年轻人》,其实这是厕所读物,会读很久
     
    2、你打算要讀的書:
    天童荒太《孤独的歌声》
    京极夏彦《络新妇之理》,这个是年底前必须看完
     
    3、你讀過後最覺得上當的書:
    基本上都是喜欢才买的,上当倒谈不上,非要说的话……投韩寒两票……
     
    4、你讀不厭倦的書:
    一些漫画
     
    5、你試著讀了多次,卻一直啃不完的書:
    米兰·昆德拉《玩笑》,两次还是三次了,虽然每次页数都有进步……
     
    6、你讀過還拼命推薦給人的書:
    九把刀
     
    7、你現在就預備留給老來退休後讀的書:
    我现在就想退休……
     
    8、你小學時最愛讀的書:
    圣斗士星矢
     
    9、你一直想讀卻從來沒碰過的書:
    哈利波特系列,明年补
     
    10、你在廁所裏會讀的書:
    见1
     
    11、你現在還能找出,劃線最多,或留飯漬、油漬、果漬各種吃食痕跡最多的書:
    买的2手……或者不知道几手书会有
  • 2010年11月30日

    档案里都有些啥? - [生活]

    失业这事儿以前写过备份的日志,这回也记录下来,这种事儿以后应该还会经历。
    各区和各人的情况不会全相同,我之前也是努力学习了海淀职介网站上的相关流程,但实际操作后发现出入有点大,所以记录如下,而且我发现有人是搜这个过来的,希望还能帮助到别人。
    传送口1传送口2

    攻略开始。

    准备材料,装一个袋里随身带着吧。
    身份证。
    医疗保险手册(蓝本)。
    ③ 北京银行借记卡。
    京卡是因为我不仅需要把档案存到海淀职介,还需要在职介上保险,而北京银行是保险的指定银行。
    不过办完后我也没明白借记卡是什么,到底谁跟我说借记卡就是储蓄卡的你们这些骗子……这个借记卡只用于每月25日前划拨保险费用,对照个人缴费基准往里充钱吧。
    (顺便说柜台那人在递给我东西时,居然特意提醒“找个信封全装起来”……这是你们的工作规定还是你看我缺心眼啊……)
    ④ 身份证和户口簿复印件,1寸彩色近照(白底)3张。这些我都没用到,但还是准备下好,以备不时之需。

    1、先去海淀职介开“商调函”。
    北京市海淀区人才服务中心
    地址:海淀区西四环路北路73号中关村人才发展中心(四季青桥西北角),邮编100195
    电话:88498582
    办公时间:9:00~12:00,13:30~18:00
    二层大厅可以办理档案事宜,人很多要拿号等,但我身份不同,所以上三层,好处是没有人,拿号也是排第一……
    三层先不用拿号,直接去服务台旁边的柜台,让海淀人才提供“商调函”和存档转出的表格(抱歉具体名称我没注意,反正是张A3的纸)。注:这里切记要提前问清楚公司自己档案的所在地,比如我就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人力资源开发中心”。

    2、回公司,让人事部门开同意档案调出函。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他们会自动停的,不需多问。
    顺便跟同事聊天打屁领一下工资。
    注:1、2顺序可颠倒,毕竟我是最后一刻才确定辞职的。

    3、从海淀职介拿到的转出表上需要盖两个章:存档部门和街道计生办的。
    我始终不清楚调个档跟计划生育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得去。一般计生办和街道办事处是在一起的,而且办事看来蛮混的,一边煲电话汤一边给我盖的章= =

    4、拿着“商调函”和档案转出表去存档部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人力资源开发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9号(新址),邮编100835
    电话:010-58934367,58311909,58311910,58311911
    办公时间:8:30~12:00,13:00~17:00
    不用找档案室,把东西都递给前台就可以,然后就等着对方找档案,核对信息,最后签个字确认就完事了。

    这里插个花。
    我一直超好奇档案里到底都有些啥,如果是一辈子走在既定轨迹上的人,除非干的是档案相关的工作,否则应该没什么机会拿到自己的档案吧?虽然我也知道很多人档案就在自己手里放着。去年有机会接触档案那次,硕大的封条实在让人束手无策,而且当时觉得是很严肃正经,甚至有点沉甸甸的东西,烫手山芋只想赶紧扔出去。
    但现在我这人混不吝了,接过档案袋时摸到封口处黏糊糊的浆糊还新鲜地冒着热气……是不可能的,总之这种大好机会不会总让我逮着,迅速离开建设部人才后,找了个人少背风的地方,蹲在地上偷着把封条揭开了。
    只是多少有人经过身后,再加上有点怕浆糊风干了就麻烦了,就把东西全拿出来后匆匆翻了一遍。原来我20多年的人生,就是这些东西组成的啊。

    如果哪天我死了,会有人拆开我的档案,审视我的人生。
    看上学时的成绩,知道不是努力的学生;看毕业的表格,知道个人的感悟和同学老师的评价;看体检表格,知道身体状况;看入团、入党申请书,知道思想认识;看保险凭证(这个忘了有没有),看失业证明,知道社会位置;还有一堆像准考证的纸,上面印着一寸照,看这人是怎么从笑容灿烂的孩子变成死鱼眼社会蛀虫的。

    对,别人才懒得猜测,这薄薄的档案袋,就是让人“知道”的,这就是你展现给世人的一切。
    不过这都是坐车时瞎想的,不会有人认真翻你的档案,死了以后会怎样我也完全不知道。

    那么继续。

    5、拿着档案袋和转出表回海淀职介。
    三层拿号去档案服务窗口,看对方把你档案撕开,一样一样仔细核对。(说实话她盯着封条的时间太久,我还以为她看出我拆过了。)
    然后就是填表,去旁边柜台缴纳存档费,每月20元。不用想着,等有一天档案转出时一并补足欠款就可以。
    最后入手的就是小红《存档证》一本和两张协议书原件。

    攻略完毕。

    虽然花了两天,但其实算我估计不足,效率还是非常快的,除了海淀职介那破地方交通实在不方便。

  • 2010年11月19日

    一点点蔡智恒 - [生活]

    这模板以前用过,换换心情而已。
    这篇是看完《鲸鱼女孩,池塘男孩》之后写的,就是说已经很久了……不过反正以后的更新都会是很久前写的……嘛。

     
    不搜不知道,原来蔡智恒都41岁了啊……“果然到了一定年纪若去计算到底是几年前的往事,是件残忍的事。”
    那么我现在就残忍一下。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没有。
    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到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
    所以我并不爱你。”
     
    就是这段诡异的逻辑,现在随便找篇“最强的QQ签名档”之类的无聊帖子里应该随处可见亮光。但对于当年只有14岁的我,造成了怎样妙不可言的惊艳感。
    那还是我妈拿回来的一份报纸,上面那段话好像是作为推荐的一小块版面,应该是计算机报,上面似乎同时还连载宁财神在四通写的那些鬼故事。
    然后心就惦惦上了,一直到两年后,在校门口的漫画书店里看到红色封皮的实体书时,简直掩盖不住的巨大激动。
    所以直到现在为止,虽然几乎不看网络小说,也一直保持某种敬意的原因,大概追根溯源都是这本书。
    喜欢一个人喜欢从头开始喜欢,所以除了第二本《雨衣》是跟同学借着看不是太喜欢而且当时也比较穷酸之外,之后的书倒是一本不落的全入了手,有几本还不止看过两遍。
     
    蔡智恒实在是个幸运的人,抓住了一个绝好的时机,才能把他的风格这么一保持就12年,无论是好像手机小说的分段样式,反复叠加轮回的片段,无休止白烂的耍贫,甚至跨越数年的“约定”,都明白这就是我要看的痞子蔡。
    一般人写东西是这样的,年轻时写的东西又纯净又中二,然后混乱和年纪一样增长,可以写一些七情六欲天上人间了。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作者觉得这无所谓。哎呀,这句的成语太多了。
    可痞子蔡不这样,他12年保持着和纸张一样的颜色,人间俗事仿佛与他无关,感情本身的发生和结果才最重要。他觉得那有所谓,顽固地执拗着自己的矫情。其实听说他那一堆烂八卦后我多少有点介意,心想故事越干净的人,说不定就是为了掩盖什么或者在描绘什么,但所有的顾虑都在翻开书那刻宣告结束,10年来一直陪着不变的“蔡同学”欢笑和泪水。
     
    我喜欢没有说出的话,和没能唱出的歌。喜欢能变成永恒定格的瞬间。
    浅浅薄薄的少女情怀,12年来从未改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