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12月31日

    新年快乐 - [生活]

    结果今年还是没怎么更新,下限就是让人突破的,凡事一旦做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在乎了。最后一天了好歹来一篇,虽然现在也不觉得自己能坚持下去了。

    2011年是非常特别的一年,总想着每一天每一天都没什么变化,但实际上这一年还是过得很艰难。
    5月份以前不记得了,应该过得蛮开心。
    5月份家里开始装修,就觉得倒霉到不行,当时就想我一定要在最后一篇日志里写2011年是我人生最倒霉的一年,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多状况。
    几乎两个月没有上网,这简直难以置信,更重要的是,也完全没有动力去干别的,起了一脑门子小红包现在都消褪不去。
    7月到9月的tag是牙医,做了两颗牙冠,补了好几颗蛀牙,拔了一颗智齿,太可怕了。一想到为了健康每年最好还是去洗一次牙我现在都吓得快发抖。
    10月底去了南方,人生最远的一次出行,滚来滚去吃喝玩乐,明年还想去。
    11月做了人生的大决定,对自己和父母有了更深的了解。
    12月尝试推进这个决定。

    大概就这样,我这人反刍,搞不好过十天半个月会翻回来更新。

    还有最最不能忘的,2011年是“刺客信条”年,并且我现在还留在16世纪不肯回来。

    哦还有,今年看了118部电影,读了16本书,动画……完全没印象也懒得去查了,果然一不上班后,比动画有意思多的东西就太多了,去年绝对是反常。
    明年继续不强求,先把手里的一堆书看完才是正事。

    还有10个小时就2012年了,我现在越来越能理解“在世界末日那天种苹果树”的意思,把它想成潘多拉盒子的最深处藏了一个苹果就好。
    那么,新年快乐。

  • 2011年11月10日

    前两天去了趟南方 - [生活]

    虽然就去了俩地方,但这一大趟转下来也7000公里出去了……等一下!我真的没加错吗!这么一算下来自己都吓好大一跳啊!这还不算出远门我就只能去跳台湾海峡了!
    这下祖国大好河山我就算去过北东南了,西边除了成都和重庆我还真没兴趣,30岁前希望能搞定。

    出门不爱带相机,虽然我也没有就是了,很多话在嘀咕和新浪都发过了,也就没必要再费唇舌,所以这篇也就是Mark一下我2011年11月份出去玩了。

    出门靠朋友,感谢的话不多说。
    就吼下我好喜欢南方的榕树啊!为什么能生长得那么无法无天啊!萌死我了啊!
    还有,我好喜欢南方的湿润啊!洗完脸完全不会紧绷也不用涂保湿霜就好舒服啊!不像北方又油又干抹什么都没用啊!
    妈妈呀,下辈子请把我生成候鸟T^T

    最后要说,三餐正常的我胖了好几圈回来体重秤都不认识我了吧……开始减肥嘛T^T

  • 2011年06月22日

    复活 - [生活]

    虽然北京的天气闷云密布不太适合我阳光灿烂翻身解放的心情,嘛,就算眼前一片狼藉,只要坐在熟悉的地方就怎么都好。

    断网将近两个月,中间只去了一次网吧,没呆够一个小时就无聊得走了。
    非常倒霉的两个月,实在憋不住了就在嘀咕牢骚下,但具体的的事情不愿多说了,能一次次地认知自己的适应能力和底线。不严肃也不严重,但也不是什么适合在blog上说的话,而且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说。不管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对别人来说终是“这样就完了?那算什么啊,我跟你说我上次……”的打岔罢了。

    我越来越知道巨细靡遗的好处,也越来越不知道从何说起。
    总之现在就是装修完了,一切逐渐归位中。
    看起来改变了很多,无论拥有和失去,但最终可能还是跟我的体重一样,没增没减。

  • 2011年04月29日

    大哭一场 - [生活]

    标题是羽泉新专辑的第三首歌,没有而已。

    5月份家里要装修,争取一个月装完,但谁也说不好。
    住了20年的房子,各种破旧各种脏,犹豫了个把月还是咬牙决定了。其实也不是我来决定的事儿。
    因此,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4月没有更新,但5月是肯定没有的了。我要找地方住去,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办,所谓人穷志短是至理名言。电脑都保证不了,网络是肯定没戏了,就看能不能找到个网吧了。

    我确实会想到底出了什么事?最近这段日子,猫坏了不能上网,电脑出问题了不能上网,要装修不能上网。虽然我一直把“你什么时候去工作?”当耳边风,但也许由不得别人,生活总是自然而然就把你推出去了,哪儿找来的这么好的编剧。
    从初中到现在,我已经无法想象没有网络的生活。但可能网络就像现在整理出的一地的漫画,除了年幼无知天真傻逼外我想不出更贴切的浪费钱的理由。

    所以我现在很恐惧,无法想象5月份该如何度过,我比任何人,比我自己都更需要一个人的空间。我不能忍受有人在我(无论何种理由)想哭的时候打断我的情绪,在我不想吃饭的时候好心塞我食物。我要精神紧张地提防身边的人,还绝对不能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别人受伤会弄得自己很疲。
    所以一切都是我自己不好,“为什么别人都很正常。你觉得你现在这样正常吗。”不是疑问句,亦不是询问的语气。但我就是忍受不了,就是没被逼到某个地步前,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我无法想象有人出现在我的领域里,和我分享现实的生活,让我束手束脚战战兢兢。

    整理抽屉时翻到14岁的作文,那好像是我第一次自己住了一星期,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各种不安与狼狈。直到周末的清晨醒来时,转身看见我妈正睡在我身边,那种感觉真是……已经想不起来了,但这段描述确实看到我崩不住。
    也许就因为我忘记了那种感觉,才变得不知怎么和家人相处吧。绝不是关系不好,但就是仅仅如此。

    到底是一个人真的能住成习惯,还是说我又特例了?
    和人交往是有障碍,但又不是没喜欢的朋友,只是没办法建立更深的联系,我应付不来。
    不侵入别人的领域就如同厌恶甚至憎恨别人侵入我的。虽然这些壳偶尔也有破损的时候。

    没上班之前,差不多每天都哭,偶尔大哭,没别的意思,就是看影剧看的。
    上班以后,每周必须大哭一次,不然新的一周都没办法集中精力工作,脑子里都是散的。
    辞职以后,恢复到没上班以前的状态。
    但我突然发觉因为忙着收拾,有阵子没哭了,这让我憋屈得立刻眼眶湿润鼻子发酸,可又没有更大的燃点,慢慢冷却下来的感觉非常难受。

    把人往好处想,把事往坏处想。我终于能提炼出自己的特质了。所以只能一再暗示自己,也许一切不会那么糟,虽然有些事情十几年前就没能接受,不代表再过十几年依然不能接受,所以现在就忍一忍,你都多大了,振作一点,再振作一点。 

    说别的吧。

    拿出搬家的劲头来收拾屋子真是惨绝人寰,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住了20年了,每次大扫除都会扔掉很多东西,但还是无法想象的多,简直惊讶平时你们都藏在哪里。

    把海报都揭下来的时候是这个家不再是熟悉的家的第一征兆,那样突兀刺眼的灰白墙壁,难以适应。

    卖漫画和杂志确实是最滴血的,1公斤1块钱。
    这里每一本漫画我都看过不止4、5遍,用整个生命去融入的世界,到头来一文不值。最要命的是,我还没办法豪气地说出“老子以后还挣得回来!”这种话。
    但其实这又与青春无关,当年无论再喜欢的漫画,现在连翻都懒得翻了只想赶紧让它们消失,变成了纯粹的心疼钱。在这里也没办法说成长的坏话。 

    说到动漫杂志可以记上一笔。我偶尔确实会后悔,对很多人生关键的点记忆模糊,又疲于拍照导致后来的混乱。但我这次仍然决定不拍照,反正我总有一天都会忘记,反正我总有一天会不愿意想起。

    不论它们后来改成什么名字。
    《卡通王》:1995年7、8合刊 - 2005年12月
    《北京卡通》:1996年8月 - 2003年3月
    《少年漫画》:1996年12月 - 2001年12月

    《梦幻总动员》《动漫贩》《24格》《漫友》《新视点》《新干线》,都是从第一期开始买的,虽然铜版纸真他妈无法饶恕,但还是想留下来。这次发现我居然连塑料袋和调查表都留着,是多有病。
    《画王》留下了,其实这才是没有意义,但真真舍不得。
    《动感新势力》留下了,但完全不是为了内容,而是硬纸板很适合垫东西。
    《科幻世界惊奇档案》留下了,当年甚是喜欢柳文扬,谁想他4年前说没就没。
    其他乱七八糟的电影、游戏、漫画杂志都不要了。

    本篇是抽空一段段写的,中间插来插去没有逻辑。
    还有很多想写的,想把嘀咕整理一下,但实在没时间了。
    昨晚第一次体会到腰要折了的感觉,上岁数真是太可怕了。

    一个月不上网会惦记的东西:

    1、GAINAX每周的top绘。
    2、falcom的限期秘密壁纸。
    3、每日收图的站。
    4、微博。

    你们要想我,我会很想你们的。

  • 2011年02月18日

    For 京极夏彦 - [生活]

    『这世上没有不可思议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发生可能发生之事。』

    终于赶在2010年末看完《络新妇之理》了,不愧是集大成之作,“京极堂系列”已写到第五部,越来越摸清套路的京极夏彦更加游刃有余地摆弄起读者来。
    所以我要为了京极夏彦写上两句。

    附上创作年表会更容易理解京极夏彦为什么受欢迎。
    (列出书名才发现,这人对于标题也很有执念……)

    姑获鸟の夏(1994年9月)(其电影版2005年7月16日上映)
    魍魉の匣(1995年1月)(其电影版2007年12月22日上映,动画版2008年10月开播,人设原案CLAMP)
    狂骨の梦(1995年5月)
    鉄鼠の槛(1996年1月)
    络新妇の理(1996年11月)
    涂仏の宴 宴の支度(1998年3月)
    涂仏の宴 宴の始末(1998年9月)
    阴摩罗鬼の瑕(2003年8月)
    邪魅の雫(2006年9月)
    鵼の碑(鵼之碑) <预定>

    这个神经病写书又快又厚(看前七部的密集度),但实际上人生出轨不过是17年前,所以虽然故事背景是昭和年间,但很多对话读起来仍然会乐不可支,差点就被文学巨作一样的厚度给骗了。
    (至于为什么要是昭和年间,除了作者本人的兴趣外,我很阴暗地想就算心理妖怪宗教医学无一不精的京极夏彦,大概也会怵头警察的办案?如果是昭和时期,可以直接避开很多时下流行的科研调查,而且木场大爷又是简单粗暴的典范,以京极夏彦的阅读量来讲可以轻松上身。)
    最喜欢京极夏彦的一点当然就是多线索剧情,而且这人很神的一点就是线索的多少和作品数量成正比,开始两组人马就够了,到《络新妇之理》干脆每章换一个主角和场景(想起浦泽的《Monster》了)……我可算知道什么叫“这本书从哪里开始看都可以了。”在所有线索都汇集到京极堂之后,故事变会进入尾声,开篇提出的那些与“百鬼夜行”挂钩的匪夷所思的事件,也都能用【京极的常理】简单化解掉,之后就是黑色的死神出场斩掉一切魑魅魍魉了。
    之所以为什么特意注明【京极的常理】,因为本来不是号称推理小说的吗?虽然确实提出了悬疑,且有人在调查,但真相总不能像其他作品那样基于更现实的层面,他掺杂了太多的人伦在里面,人性总是复杂地皱眉着。

    京极夏彦的书虽然捧腹的对话很多,但通常来讲很难阅读,多剧情不说,祈祷师动辄十几二十几页的理论show,总是在把读者逼到极限时突然就切入了案情,让人一下子发懵刚才发生了什么。而后来你又会知道那些掉书袋只是京极夏彦的个人恶趣味,他书里充满了各种各样事件旁支的解释,而他最后还会直接告诉你“整理脉络连20秒都不用,你听他说那么多干吗?”……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另外一个难读的地方也是很多作者喜欢用的,自己笔下的人物互相串场,但这是京极夏彦的书啊,所以这种串场就……格外地让人头疼。他笔下的NPC和事件太多了,虽然书的厚度在那里,但如果不在很短时间读完的话,肯定会忘记前面都谁出场过。在《魍魉之匣》里提《姑获鸟之夏》的人物当然没问题,但如果在《络新妇之理》里提前面四部的人物,你说头疼不头疼?而且他还不喜欢指名道姓,一句“去年夏天的事件给他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或者“他是某起事件的重要关系人”让你自己想去吧!

    妖怪,这也是很多人喜欢京极夏彦的原因,比起可怕惊悚之类的形容,好像总多了些悲剧的色彩。把要驱除的魔物概念化地塑造出来,再融入到当事人身上,既定的命运就这么展开了。

    最后提下装帧,简直要死了,所以我才讨厌那些所谓的硬皮书,看看“京极堂系列”吧,国内的小说我觉得没有更好了。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记性不好,所以才总能体会重看的乐趣,但在写感想时就特别糟糕了……
    很久之前看过一句精辟的前四作点评,出处不好考。
    【姑获鸟之夏:精神分裂病患+loli控。魍魉之匣:断肢癖+loli控+父女乱伦。狂骨之梦:后南朝幻想+邪教+群P。铁鼠之槛:禅宗之争+妹控(loli控)+BL】
    我也不愿承认,但事实就这么回事……其实《络新妇之理》看完后三观有点崩,这人玩腻了伦乱和群P的把戏,好像开始往更难接受的方向去了。但我想那就是日本人,所以我还真就追不上了。

    《姑获鸟之夏》
    key:怀胎20个月不生产的女人。
    系列第一作,京极夏彦打开了奇妙的大门,我跨过去,转身关上门,却不敢再往前走。
    印象中只有浓烈的腥气,奢华的血红色房间和苍白赢弱的女人,让人窒息的真相。
     
    《魍魉之匣》
    key:匣中的少女。
    原作,电影,动画,漫画,游戏(改编),我开始很不理解为什么只有这部作品热成这样,看到现在也明白了,比起其他的几部作品,《魍魉》从长度、场景和人物关系上都是最适合改编的,它的主角可是美少女啊!(大误)
    也正因为看太多了,谈不上喜好了……

    《狂骨之梦》
    key:杀不死的人。
    系列评价相对最不好的一部,咱就以豆瓣为准了,才7.9分。除了第一部《姑获鸟之夏》(8.1分)外,“京极堂系列”全都是稳稳的绝对五星。
    也是我不太喜欢的一部,本来文字就不好读,呓语就更不知所谓了,再加上成篇的心理剖析,我看了几章后简直想回头重读,实在没明白前面想说什么。
    但事件本身是有意思的,京极在这部里突然加重了解谜的部分,布下了重重迷雾,最后才能如释重负。

    《铁鼠之槛》
    key:灭门之变。
    比起《狂骨》的跑马灯,这作节奏慢了不少,虽然案件一样悲惨,但好多对话居然笑到我滚床,算是很改观的一作。
    不过寺院里的禁忌口味太重了,虽然在下一部作品里,京极自己一语带过了缘由。

    《络新妇之理》
    key:网。
    继续多线索并进的套路,但框架更加复杂,更让人欲罢不能。
    京极夏彦也更加地肆无忌惮起来,事无巨细地把所有的碎碎念记录了下来,一点一点推断出自己的结论,仿佛不写出来他也不确定这个命案能不能得到合理的解答。这当然也不失为一种写作的手法,嗯虽然人家都说男人上了年纪啰嗦是好事……但你这样骗稿费真的可以吗……

    整个故事正如蜘蛛网一般没有起点和终点,结束就是开始。初时一头雾水的对话,在一切尘埃落定后恍然大悟。迫不及待倒带重放,在故事开头揭露真凶的做法并不少见,但还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除了首尾的设计,上部每章结束后语焉不详的对话也终于得到了解答,就有种正传看完还有番外当甜点的feel。
    所以这也是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一作。

    结尾依然是中禅寺的道路演讲,对于常客来讲,本来是沏壶好茶,舒舒服服听他解谜的时候,但这回却无论如何都轻松不来。66万字的小说堆砌了太多的事实,最后就算像以往一样破解成功,也总觉得哪里少了点什么。明明死了那么多人,心里却空空的不知道该恨谁,蜘蛛网的中心,剩下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觉得京极夏彦写得太多了,如果是当作推理小说的话,确实会不停地抠细节,做到任何一处都不让人质疑。但这个世界已不是一般的推理故事了,非要把一切都说破,不就变成自己笔下那些明明被告诫可以不说但仍然要说最后枉死的人了么。我不知道他的偏执何在,他给人物灌注了太多的包袱用来支撑自己的理论,而很多老梗实在很让人添堵,我知道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必定有难以言喻的隐情,但并不是所有隐私都应该被告知的。

    《络》集大成的原因还有一个,京极整合了前面四部的关系网,虽然他每一部都会提及前作没错,但这回是连七拐八拐的关系都连到一个点上了。毫无疑问他是六度空间理论的强有力崇拜者吧……到底多神经病才会把自己庞大的世界构架硬缩成大家都是好盆友的关系啊……

    最后,我觉得京极夏彦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络新妇之理》里出现了“同人志”和“萨菲罗斯”……(扭头

    ==================================================

    中禅寺秋彦,阴沉的旧书店老板,完美的话痨典范,角色担当是死神……哦,反正整部系列尸横遍野。就算没有无碍的辩才,他的脾气也能臭死所有人-_-
    关口巽,只要采用第一人称“我”的都是关口,这系列的伪·主角……性格、长相和文风都极度阴郁,被所有人数落,而只要榎木津在场就变成了无尽的吐槽!榎木津GJ!被大家一起无视萌萌!
    榎木津礼二郎,这个笨蛋绝对是“京极堂系列”最大的宝。有家世有外貌有行动力还天赋异秉,因为总能【被】看见案件真相,又总是【被】与案件扯上关系,但因为无人能出其右的二逼性格,出现在犯罪现场的他其实才是最大的噩梦。但是在《络》里被京极堂点出了他的局限性,例子举得绝了。
    木场修太郎,他的形象我直接带入糸锯圭介了……当然他比锯子要面恶心细得多,虽然办案很凭冲动,但在具体行动和对嫌疑犯的问话上又很值得信赖。很明显地随着书成长的人物,当然这跟刑警的职业也有关,你真的没办法期待其他几只有什么改变了(嫌弃地看)。

    (等下,这么靠后的角色介绍是怎么回事?!)
    为了形象还是想放图,本来是要放某死蠢的同人,但这烂人至今想不出该用什么名字印在图上,我这篇日志拖这么久没发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决定还是直接用P网的图了!
    《魍魉之匣》的动画和漫画一出,很多没有概念的画手就真的越来越同人了,不过我倒不太介意,好看就行。
    三张全家福。
      
    但我其实最喜欢这张曼陀罗花下。
     

    ==================================================

    之前写过《魍魉之匣》的电影了,那时连原作都没看过写得惨不忍睹,这回说《姑获鸟之夏》。

    因为我这个人无可救药的腿属性,在追“京极堂系列”之后还以为只有《魍魉之匣》一部作品电影化了,当时的宣传造势实在华丽到渣,大概是除了《20世纪少年》之外第二部让我有印象的全明星电影。所以尽管在那之前我就知道有《姑获鸟之夏》这么一部电影,却完全没以为和京极夏彦有什么关系(我当时以为就一恐怖电影啊!……虽然真的是恐怖电影)。
    首先要抱怨的就是字幕有够糟,这个只能体谅,电影已经比原作语言浅显太多了。其次就是片源太他妈难找了,《魍魉之匣》这种大作,驴子上连dvdrip都没有人放!我已经等了三年了好不好!

    现在再回头看这部2005年的第一作,感慨良多。
    堤真一是当之无愧的中禅寺秋彦。
    我个人非常喜爱椎名桔平,但越看越觉得他不适合关口巽,他实在不像个普通的抑郁症患者(耍宝、变态和混混他当然都行)。而永濑正敏一出场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等到中禅寺跟他说教时我明白了,他的气场太强了,阴暗起来太像坏人,不像个糟粕杂志的三流作家,而关口只是个随便践踏的guest。
    宫迫博之我也很喜欢,但他更不像木场大爷了……壮实是没错,但一点凶悍的气势都没有!矮子不许演大爷!
    阿部宽挺难为的,京极夏彦笔下的人物其实很符号,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诸如“希腊雕像般俊美”的形容词套在阿部宽身上,榎木津这种形象只有动画二次元才能完美地诠释。但本片阿部宽一出场,我瞬间想到了书里的描写(附1),喷了后我终于明白制作方一定要找他来演的理由了,抛开长相不说(阿部叔叔:俺年轻时也是很英俊的!),他们都有一个别人无法取代的共同点——让人看到就想笑。
    哦那么想来脚本一定是故意的,《魍魉》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京极堂、榎木津和关口三个人鸡同鸭讲的那场戏,椎名叔叔很合适,可我想不出永濑能演成什么样。

    剧情?演员都说完了还要说剧情吗?……京极的东西也许就不适合拍成电影吧,苍白的跟什么似的,人物都没交代清楚,不过这也是改编作品的通病了,甚是遗憾。

    附1,《姑获鸟之夏》里榎木津的出场。其实这段不是特意为这篇日志打的,但一直哪里都没用上……
    【“也就是说榎兄你现在不晓得该穿什么?”
    “我已经思考两小时了,就是一直决定不了。像你这种小说家只要穿起开襟和服或浴衣,好歹也会有个小说家派头。可是我是侦探,要让人一眼便知就得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辛苦。”
    这人真叫人受不了,但他肯定是认真的。
    我解除原本的紧张,顿时觉得很愚蠢。
    “侦探要是被人一看便知,那不就当不成侦探了吗?我不懂,既然你想打扮成侦探,只要学福尔摩斯戴起猎帽叼起烟斗不就得了?”
    “啊,好主意。”
    榎木津似乎打从心底赞成,开始在衣服的小山中找起猎帽。
    “真可惜啊,没订做好的。”
    榎木津连看也没看过一眼。】

    有了上面这段,你们就能明白我在看到阿部宽出场时,心中是怎样的万马喷疼了。

    最后附送一张。
    看!希腊雕像般俊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