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号了今天都20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月没更新不过再来日剧怕你们会说“又来啊……”所以只能来混一次了!
    所以今次自己都唏嘘了,最近来源关键词,这么扯淡的题目和内容真是久违了啊!
    那么虽然本系列之前也不过三弹,但这次是最后一弹了。

    在宇宙生孩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关键词里老少不了生孩子,不过这个创意不错的,生出来就是外星人了。

    补习应用题去那里
    ——呜呜呜孩子认了吧,我觉得这玩意儿补不出来……我那时还特意问过我哥“高中还学应用题么?如果还学我就不上了。”

    假 面 超 人
    ——不觉得一顿一顿念出来很带感吗!……好吧我无聊。

    伽利略有没有结婚
    ——不知道……

    安藤忠信的人生观
    ——不知道……

    水果君
    ——这人离没离婚我不知道,你还是问我价值观吧。

    感冒病菌能杀死癌细胞么?
    ——孩子你是看《潘多拉》来的吧……说来第三部都要出了。

    执掌命运的风帆——回眸龙骑士4
    ——开心,风间这篇我太喜欢了,45度膜拜他!

    你对99种成功拯救世界方法的印象是什么?
    ——先拿一种来拯救我。

    有没有一个可怜人在冬天无家可归的动漫啊
    ——我能理解这种只是想随便搜搜完全不考虑太长语句反而更不利于搜索的心情!

    要人警护官 结尾怎么回事
    ——且听下回分解。……然后无限循环。

    小草和大叔。PPT
    ——笑了。

    风息NDS
    ——这人脸上应该还长了很多东西。

    户口簿修改器 
    ——有photoshop还要那些玩意儿干吗!

    如果你有拯救世界的能力,你要做什么?
    ——I do!

    长期玩hgame有害
    ——我很久没玩了,怎样我现在是不是特有益了

    美国哪部电影里超能力的人可以把鲸鱼扔飞的
    ——超人没做过。

  • 电视上看了德云社15周年的压轴作《单身男女》后,大半夜high得用纸笔写下的改编作。主线是照搬的,逗哏改成女的。凭印象而成,必有疏漏,咱原创做不来,临摹改编还凑合。 

    郭德纲、于谦原作链接如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xTbCiKDDLQ/
    1:大概从11分钟开始切入正题……
    2:最后在天花板上贴的东西我没听明白,自行想象了。

    A:女
    B:男

    B:(先上台,依场合做开场白)

    A:(后上台)哎呦,这不是B吗,好久不见。

    B:这不是A吗,还真是好久不见。

    A:最近过得怎么样,生孩子了没?

    B:有一上来就问人这个的吗!你这也太快了!

    A:唉甭提了,就因为我之前做人太迟钝了,给自己和别人都带了巨大的肉体和精神上的难以磨灭的伤痛……

    B:别别,怎么了你这是。

    A:你也知道,就咱这条件,有人追是多么不容易啊。

    B:是,得多想不开啊。

    A:去,人伤心着呢。

    B:得,有人追是好事啊,那你难过什么啊。

    A:唉,说来话长。

    B:那你就说说呗,今夜风光无限好,就差有个人说点儿不开心的事儿让咱乐一个了。

    A:瞧你那幸灾乐祸的德行。得嘞,难得大伙儿都在,我今儿也豁出去了。

    B:那说吧。

    A:前阵子新认识一个客户,一来二去熟悉了以后就说要追我。

    B:嗯,小伙子有点性急。

    A:我平时呢,挺爱看书的,午休没事的时候就去公司的阅览室翻杂志,那天正翻着呢他过来了,一看封面,就说这期有篇文章特别好,非要指给我看。

    B:然后呢?

    A:我就把书往他那边一推,不巧碰倒了桌上的水杯,水直奔他的裤子而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惨叫“啊——”我新沏的上好红茶诶……

    B:那是得惨叫啊!

    A:这还只是第一回斗法,以他完败结束。

    B:这就斗上了,看来好戏还在后面。

    A:过了几天,他抱一鱼缸来了,里面两条也不知道啥颜色的小金鱼儿。

    B:你是色盲?

    A:你还流氓呢,说什么呢。

    B:小金鱼儿嘛,红的白的黑的,你分不出来啊。

    A:你听我接着说啊。他来那天中午,我刚陪个客户吃完饭,大客户,大生意,一高兴就喝多了,正在坐位上恶心呢,胃里翻江倒海的实在撑不住了,摇摇晃晃就朝门口去了,正好撞见他要进来。

    B:他看你这么难受,肯定得先安慰几句啊。

    A:谁记得啊,就好像听见他说什么鱼啊我啊,水啊你啊的。

    B:嗯?那是“鱼在水里,你在我心里。”吧

    A: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个难受啊还有人挡我面前捣乱,哎正好看眼前一个缸大小尺寸都不错,我就直接……全吐里面了。

    B:这份脏啊!

    A:唉,连着发生两件事,我还真觉得对不住人家,挺内疚的。

    B:能不内疚么,不带这么整人的。

    A:可还别说这人脾气是真不错,又过了几天,晚上九点多吧,给我打电话,让我到阳台上去,说有礼物送给我。

    B:这就第三回了。

    A:我到阳台上往下看,就看他身边摆了好些个烟花,他一看见我就开始点火。哎你还别说,花儿一升上去什么形状都有,还真好看。

    B:不错,终于有点浪漫的感觉了。

    A:可看着看着吧我就觉得不对,他一人跟底下玩得挺高兴,不行,我也得放两个去。

    B:也不错,年轻男女一起放更浪漫了。

    A:我挑中一个大的,漂亮!第一下没点着,第二下点着了又灭了,引线已经很短了,我就壮着胆子点了第三下,一点着我立刻转身就跑。谁知道他担心我,就站在我身后,我这一转身“碰——”把他给撞到了。

    B:哎呦那花儿呢?

    A:也赶上不是春节,监察力度不够,那花儿质量可能不好,当时就爆了,炸了他一脸黑。

    B:我太同情这哥们儿了!追个女生容易吗!

    A:我就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了,正好从他兜里掉出个小镜子,我就把镜子一举,冲他一照,说:“让你看看世界上最黑的男人!”

    B:照妖镜啊你!

    A:管不了那么多了,脸上那个惨啊。

    B:(沉思)不过男人随身戴镜子你就没想点什么。

    A:我想什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注重形象是好的啊。

    B:都能想到放烟花这么浪漫的招数了,镜子就没点含义?

    A:那你说呢?

    B:要我说恐怕他是想在气氛最好的时候,偷偷拿出镜子对你说:“你想知道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谁吗?”

    A:……哦…………哎就那么着吧,】反正他后来就住院了。我过意不去啊,就天天去医院照顾他,所谓日久生情真是一点没错。

    B:你俩这就算好上了?

    A:没说完呢,等他出院以后说要庆祝下,决定开车去郊外野餐,找家酒店住几天。

    B:嗬真不容易,终于到这一步了。

    A:是啊,开着车兜风,迎着太阳,烈日当头,他温柔地对我说:“太晒了,把遮阳板拉下来吧。”

    B:是个体贴的男人。

    A:我就想之前出过那么多事了,这次得好好表现下啊。他是司机,开车挺累的,应该先照顾他,我就把他那边的遮阳板拉下来了。

    B:他挺感动的吧?

    A:还说呢,我一拉下来吧,就看见天上掉下好多玫瑰……

    B:原来浪漫在这儿等着呢。

    A:……的刺儿。

    B:刺儿啊!这怎么回事啊?

    A:唉,他事先准备了好多玫瑰花瓣放在我这边的遮阳板下面,谁想我去的太早了,他一时匆忙就把刺儿全塞他那里了。

    B:这份倒霉啊。

    A:但要不说他好呢,一点儿没怪我,直说“没事儿没事儿!”

    B:是啊,斗这么多回这兄弟也习惯了吧,追这么个迟钝玩意儿。

    A:咦这么懂,你也被刺儿扎过?

    B:你接着说后来吧。

    A:后来我们也算平安到达野餐地点了。蓝天白云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塑料布往地上一铺,摆上各种美食,真有野餐的气氛。

    B:是挺好的。

    A:吃得高兴了,他说要喂我。

    B:这就甜蜜蜜了。

    A:他都喂我了我也得喂他啊,就用叉子叉了一块,跟他说“啊——”他就特享受地闭上眼睛,张开嘴巴。

    B:嗯。

    A:然后我就举着叉子对着他嘴塞过去,结果就在快到他嘴边的时候,我打了个喷嚏,一睁眼我把叉子直接插他鼻孔里了。

    B:鼻孔啊!

    A:血立刻就喷出来了,谁知道他还晕血,当时就休克了。哎呦现场那个乱哦,不知情的肯定以为发生凶杀案了。

    B:你就不能盼着点好!

    A:总之,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到酒店了。

    B:多不容易啊。

    A:一进房间我就想,他为我牺牲这么多,我得想法报答他啊。

    B:你什么都不想可能他命还长点儿。

    A:去。我得想辄啊,诶我看床上那枕头不错,外国电影不老演那个么,俩人跟床上拿枕头打来打去,枕头破了满屋子羽毛乱飞,多浪漫啊。

    B:听起来是挺浪漫的。

    A:事不宜迟,抄起枕头我就冲他扔过去了。

    B:扔啊?!

    A:扔出去我才发觉,荞麦皮枕头啊,黑芯啊,正糊他鼻子上,一张脸又黑又红……

    B:又流血了是吧!

    A:赶紧扶他到床上躺下,哎气氛还真难搞,不怕我还有第二招!

    B:你还来啊,留他条活命吧。

    A:怎么说话的,这回错不了,我刚才进酒店时看见门口一家精美礼品店,我得去看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

    B:嗯,买东西怕是错不了。

    A:还别说,这礼品店不错,我买了好多荧光的小星星,可以贴在墙上天花板上,灯一关这房间里得多有气氛。

    B:刚才蓝天白云,现在星星月亮。

    A:就这么定了,趁他在床上闭目养神,我开始布置房间。拼个啥好呢,我觉得还是应该先表达歉意,就拼个“对不起”吧。

    B:你也知道对不起人家。

    A:开始在天花板上拼,希望他一睁眼就能看见我的心意。可这姿势实在太累了,刚拼完“对”我就受不了了,不行,得换个地方。

    B:想换哪儿啊?

    A:我瞅这电视不错,正对着床头,他一起身就能看见,我就赶紧在电视屏幕上拼了个“不”,效果还不错。

    B:真能琢磨。

    A:这“对”和“不”都分着拼了,最后一个也就别连着了,拼哪儿好呢?诶我可以贴门口啊,他走两步就能看见,这个好。结果我拼着拼着……坏了。

    B:坏了?

    A:前两个字拼太大了,星星不够了,“对不起”的“起”字刚拼完“走”就没了,不行我得赶紧下楼再买点去。

    B:那赶快去吧。

    A:我下楼,买完我上楼,刚一推门……坏了。

    B:又怎么了?

    A:我看见他气急败坏地收拾东西呢。

    B:这是为什么啊?

    A:都怪我那三个字啊!

    B:三个字怎么了?

    A:他一睁眼就想“我是在酒店吗?”

    B:对。

    A:从床上坐起来又想“她在房间里吗?”

    B:不。

    A:最后他站起来走了两步又想“那她干吗去了?”

    B:走。……这份儿寸啊!

    A:完了,我想这下是彻底完了,简直就心灰意冷了,每次都让我搞砸了你说可怎么办啊。

    B:还怎么办,继续给人家道歉呗。

    A:道歉我是不敢了,一想起他的脸我就愧疚啊,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B:是,人家招你惹你了。

    A:可过了几天我收到一条他的短信,这么写的:我始终坚信一个词——好事多磨,我也认真地想过了,你做那些也是为我着想,能一起经历这么多事不容易,我们还是不应该轻易放弃,所以如果你还愿意的话,我们还在一起,好吗?

    B: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A:哎呀我那个感动啊心花怒放啊美得冒泡啊,这么好的男人你说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B:造孽啊。

    A:于是我当机立断,就回两个字“好的!”

    B:这下痛快了吧。

    A:“好的!”结果我太激动了,一手抖把字写错了。

    B:写成什么了?

    A:我把“好”写成“妈”了。

    B:妈的啊!

  • 2011年02月24日

    北京人 - [扯淡]

    起因是这篇日记的这段话。
    【北京人不稀罕下过雪后的故宫,北京人不要看十五灿烂的烟火,北京人从来不做坏事,北京人在后海南锣都有房子。北京人始终对外地人有深厚的敌意,不是他们,北京不会这么堵,不会这么乱,不会这么拆古迹建写字楼,不会没有了宣武和崇文都保不住。】
    嘀咕140个字挤不下,放这吧。

    想起每年除夕必去故宫的朋友,在开心网上转一切抵制外地人的帖子。
    想起家住宣武胡同,等着拆迁的朋友,对着电脑屏幕前一张很像她家院门口的素描哭了,宣武没了家也没了,尽管她老家并不是北京。

    不是北京。
    其实真真正正的北京人蛮少的,扯上父母+四位老人的话,多数是河北好像才正常。不过那些跟自己似乎都没关系,所谓老家什么的,除了会写这俩字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还是北京。

    想起小时候,大人最爱逗我“你是中国人吗?”因为我肯定会大声地喊“我是北京人!我不是中国人!”我当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不知道北京对于中国的重要,也不知道如果没有中国,北京就屁都不是了。
    只是这种单纯的认定再也没了。

    小时候东二环和四二环都住过,后来搬到三环外后,买东西就爱说“进城”了,根深蒂固地觉得只有三环内才是真正的北京城。以至于长大后看到操着浓重口音的远郊区县人民说自己是北京人时,心里总是异样的,尽管我跟他们并没有不同,不都同一个北京户口么。
    但就越来越不明白北京人是什么。
    说话带“儿”,骂人用“丫”,早饭必有豆汁儿,晚饭又是炸酱面?真能总结出来我还跟这儿坐着干吗。

    这辈子就上了两所学校,用高考隔开,大学还80%生源都是本地户口,毕业前火车都几乎没见过更别提飞机,所以我此前对“北京”真是没什么概念。
    大一的时候,从小县城考到北京的舍友,第一次去王府井逛街时战战兢兢跟在后面,脸都不敢抬。就在那一瞬间我才终于脚踏实地了,意识到这座我习以为常的城市,叫北京。

    骨子里刻着“大”的tag,溶解到每一个细胞里。

    我老记着那句话,“其实北京人才最没归属感。”
    真是这样。跟排外无关,外地人一回家,身边大都是本地人。而北京是首都,很多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作为小老百姓我可以体谅,但北京首先是北京人的故乡,怎的就越来越陌生了呢。

    我蛮喜欢坐车兜风,一陷进去就希望永远没有终点。
    以前最喜欢的路是从望京往西,沿着长安街一直开,一路的高楼大厦kirakira。
    而现在最喜欢的故宫后面那条街,从西四一直往东开,满眼红红绿绿的北京城。

  • 2011年01月03日

    真凶 - [扯淡]

    通常有一些“理”我没办法用“人参神马的……”之类糊弄过去的时候,就该开始扯淡了。

    事情很简单,我今年看的两部电影《致命魔术》和《城中大盗》,前者男主角的老婆是后者的女主角。
    你看人生里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对!我就是喜欢扯人生!),所以大部分人“哦”就仅此了,但我觉得骑神马的机会不应该随便错过,更何况还有京极夏彦老师的《络新妇之理》在我背后熠熠生辉,我决定扯上一淡。

    先来看看事情的起因。
    1、前两天看了悠闲的小说,里面提到了《致命魔术》这部电影,询问过他后说非常值得一看,于是跨年的时候我就补了。
    (注:其实我压根都不知道这片的导演还导了《记忆碎片》和《盗梦空间》。)
    2、昨天果果的微博上提到了《城中大盗》,虽然所有的讨论其实都和本片无关。这部电影我很早以前就拷进PSP了,但是一直懒得看,除了知道是本·阿弗莱克又一次编剧的作品外一无所知。而且如果不是我昨晚11点就睡了今早5点多就醒了不知道该干啥,应该是不会看这片的。

    本来事情发生后就应该结束了,但如果我不看,今天的蛋就生不出来了,而且多年的【哔】教育告诉我们,婊子不能不立牌坊……不对,是枪打出头鸟……不对,就是说如果找不到真凶,并且没有狠狠地践踏一番,那简直天理不容,因此探员05007141号(这个槽挖深了我打赌自己以后也不记得)决定彻查真凶。

    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种事情,偶然认识一个演员后,突然发现铺天盖地都能看到他,好像生怕你会忘了他,拼命争当眼前花儿。这没什么新鲜的,你自己也能解释,他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他走在自己的人生轨道里,与你本是平行,但等你们慢慢地膨胀自己后,便终有交汇的那天。
    当然了,有个更简单的词可以解释,就是“潜意识”(这词好哇,杀人放火的标准黑锅)。人的注意力很有限,所以你的潜意识才总能把你导向近期关注的东西。

    但我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又不能这么解释,我在想导致我发现“前者男主角的老婆是后者的女主角”的真凶到底是谁?如果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会不会在某一天同样能导致这个结论?

    事件1是必然发生项,悠闲本来就擅长在小说或专栏的主角里埋下自己的种子,搞得只要主角是死宅都觉得他是在写自传。所以提到电影是很顺理成章的,而且他前阵子推我看的《赤焰战场》和《天龙特攻队》都激心水,给他奠定了良好的信誉,so……

    我们可以假定事件1不会发生的原因,无非有三。Verycd上找不到下载;硬盘没有空间;不想看。三个条件必须成立缺一不可,而这都没有问题。

    事件2是随机发动项,印象中果果从来不在微博上提电影,而昨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就提到了这部电影。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我只睡了6个小时就醒了,尽管已经很久没用PSP看过电影了,但实在不想从床上爬起来。PSP里是很早以前拷的两部电影,另外一部大概是温情文艺片,不适合现在的心情。

    分析一下事件2,果果有自己的喜好,但除非是像我一样没事会被外星人拉去串门的理由,我不太理解发那条微博的行为,但那确实发生了。
    而我昨天几乎一天没睡,所以今天无论睡到几点其实都不意外,但我今天要洗澡要出门囤货,所以本来就是会早起的。可如果是听闹钟才醒的话,是不会想看电影的。但偏偏我昨晚的梦又不太美好,醒了就不想再睡。

    于是扯了这么一大篇,突然明白这种空虚的感觉是什么了,明明一切都好像是自己选择的,但其实一切都没的选择。也许事情是打乱顺序混淆视听的,但一旦发生了,摆在你眼前的就是清晰的一根线,弹一弹会看到四散的灰尘就是那些随机的理由。而这一根线又是拴在哪个结点上,而那个结点又是摆在哪张网上,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该发生的终会发生。

    探员05007141号宣布结案,真凶最终逃脱,移交“零度档案室”,待以后发现新的马迹再重新立案。
    真凶代号:蜘蛛。

  • 2010年10月11日

    我想看心理医生 - [扯淡]

    工作是生活的大部分,所以我活得很不高兴。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心理医生,我有很多话不想跟任何人说。

    但是好的心理医生很贵,而且我不懂得如何去分辨,我只认识电视里经常出现的那几个。

    所以说承认自己有病了又怎样呢,这世界还是既美好又恶心。

    我很怕自己所谓的出路其实是在逃避,虽然那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决定罢了,决定了我要离开。

    还是觉得,我真的很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啊。